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環衛工將工資卡交主管保管5年主管兒子竟用

2019/06/06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开通短信通知后,谢先生发现有人通过支付宝划走银行卡内的钱65岁的赵诚在一家农产品市场做保洁,因文化程度不高,不会使用银行卡。2013年,

  开通短信通知后,谢先生发现有人通过支付宝划走银行卡内的钱

  65岁的赵诚在一家农产品市场做保洁,因文化程度不高,不会使用银行卡。2013年,赵诚将银行卡交给保洁公司的一位张姓主管,让其帮忙支取工资。然而,近赵诚发现,银行卡内的账目出了问题:有人用支付宝绑定了他的银行卡,卡里的钱在不断被使用。

  對此,張姓主管稱,他把趙誠的卡綁在了兒子的支付寶上,正是兒子在用工資卡內的錢。他稱,趙誠的工資他都給了現金,因而自己可以支配卡里的錢。而把卡還給趙誠后,因為沒來得及告訴兒子,所以兒子繼續在使用里面的錢。趙誠的外甥謝先生說。

  目前谢先生已经报案,警方正介入调查。

  发现问题

  谁在偷偷用环卫工工资卡里的钱?

  发现问题的是赵诚的外甥谢先生。因为舅舅未结婚生子,今年3月,谢先生听了母亲的话,开始保管舅舅的工资卡。大约8年前,赵诚从老家来到成都,之后便在海吉星农产品市场内做清洁,这两年每个月工资大概1300元。

  拿到卡后,3月19日,谢先生取出了1000元给舅舅,打印出的交易明细显示,取款之后卡内余额5504.98元。两个多月后,赵诚再找到谢先生,他说身上没钱了。6月4日,谢先生便持卡再去取钱,卡里余额却只有115.66元了。卡一直在我这里,而且每个月还有工资收入,怎么会变少呢?感到事情不对劲,谢先生当时便用自己的号绑定了这张银行卡。

  当晚就发现了问题。短信记录显示,晚上10:09,有人通过支付宝交易从该卡支出19.92元;约4个小时后,又从该卡支出40元。6月5日,又有两笔交易划走资金。想到该卡此前一直都是舅舅的领导在保管,谢先生便找到了这位张姓主管,他说是他儿子在用,会退。当日,谢先生到双流区航空港派出所报了警。

  奇怪的事情出现了。短信记录显示,从5日中午开始,便陆续有数额不等的钱转入这张工资卡。除开一笔疑似赵诚的工资外,其余转入的钱相加后共计2450元。

  环卫工说

  因为不会用卡,工资卡曾交领导保管

  15日下午,成都商报在农产品市场处理垃圾的地方见到了正在工作的赵诚,他眼神略显浑浊,门牙也不见了。不过说起自己的工资,他还是记得清楚,刚开始的时候800元左右,后来涨到1300元。

  赵诚说,他的工资卡是2013年办的,因为自己不会用银行卡取款,我就交给姓张的领导保管。每个月工资到账后,领导会拿现金给他,算上加班之类,每个月拿到的钱在1300元上下,浮动也就几十块钱。赵诚描述自己领工资的经过,在办公室里头,领导把钱给我们,然后我们还要签字,按个手印。

  不过他称,从去年10月份开始,领导告诉他卡里取不了钱,建议他换个银行卡,之后便一直没有领到过工资。那几个月,是靠之前半年没用完的钱过活的。

  赵诚称,领导在事后曾找到自己,说钱已经退到卡上了,再要就是敲诈了。

  舅舅小时候因为药物原因,脑子受到过影响。谢先生告诉。赵诚也说:复杂一点的事,我就想不清;别人一吼,我脑子也会乱。

  上交易前年出现,3个月资金差额约6000元

  不过,工资卡在收到2450元的退款后就没了动静,他们领导说退完了。

  谢先生拿着舅舅的卡去银行打印了明细。交易明细清单显示,这张卡从2016年11月出现了支付宝交易,并一直持续至今年6月。其中近半年的支付对象多是滴滴出行,还有游船娱乐服务、旅行社,甚至一家武夷山市服装店。

  统计了今年3月1日至6月4日该卡的交易明细,其中以支付宝交易的方式从该卡划出的款项有193笔,少的只有1元,多的则过千元,共计约3.1万元。不过,也有资金不断通过转存、转账进入该卡,共计2.9万余元,其中包括3笔疑似发放的工资4000余元。如果仅以今年3月以来该卡的资金往来计算,相差的金额就有约6000元。

  我把明细也打了一份,拿给那个领导,希望他自己也算一算。谢先生说。

  张姓主管

  是儿子用了卡里的钱,已补回去了

  辗转拨通了张姓主管的。开始就说好的,我给他保管工资卡。他解释,每个月的工资自己都以现金方式给了赵诚,一分不少,都给他了的。这样工资卡里的钱,在他看来,我就可以支配了。之后,因为要在上消费,为了方便,我就把这张卡绑定到我儿子的账号上面。

  也是我叫儿子用卡里钱的,用的是我的钱啊。张姓主管说。他又称,3月份自己将卡还给了赵诚,当时还没告诉儿子,所以他继续在使用。了解到谢先生反映的情况之后,我追问儿子,用了多少赶紧补。孩子算了一下有2000多块,就补给了老赵。

  对于谢先生的质疑,他不以为然,他外甥打出来的明细,算出来有3万多,都算我的,这是什么行为?5年他的净工资也才七八万块钱嘛。提出希望查看赵诚领取工资的签字、按手印记录,张姓主管未作回复。

  了解到,支付宝账户必须通过实名验证,只能绑定与账户身份信息一致的银行卡,而转退款到工资卡的支付宝账户实名认证显示为赵诚,那张姓主管是否盗用赵诚身份信息注册支付宝?同时,也想向张姓主管求证赵诚所说的去年10月后就没领到工资的说法。不过接通后,未等说完话,便被其挂断,之后多次拨打,均被对方直接挂断。

  据悉,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律师说法

  未经授权用他人信息注册支付宝涉嫌盗窃

  北京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陈小虎律师认为,张姓主管虽然代为保管环卫工的工资卡并代其支取工资,但是钱还是环卫工赵诚的,未经赵诚允许其他人是无权处置的,包括张姓主管。如果双方曾有约定由张姓主管给赵诚现金工资,那么张姓主管对于卡和钱的处置,也必须在其垫付的范围之内。此外,如果盗用环卫工的信息注册支付宝,已经涉嫌盗窃。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英占也表示,张姓主管应按照赵诚的授权从其银行卡里支取工资交付给赵诚;在未经赵诚明确授权的情况下,张姓主管无权注册支付宝并消费卡上的钱。即使约定张姓主管现金支付给赵诚工资,也只能在委托授权的范围内使用银行卡,且无权让其孩子使用。本案中,张姓主管涉嫌盗用赵诚的信息注册支付宝,并将赵诚工资挪作他用,超过现金支付工资的部分应当返还。

气血虚痛经怎么治疗
经间期出血的中医治疗
如何更有效的治疗痛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