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能源逆行启示录全球能源对策差异清洁能源发

2019/08/15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经济衰退使欧盟煤炭份额逆行增加2007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导致了全球性经济衰退,其在发达国家,特别是欧盟表现为强烈。到2014年,发达国家

  经济衰退使欧盟煤炭份额逆行增加

  2007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导致了全球性经济衰退,其在发达国家,特别是欧盟表现为强烈。到2014年,发达国家正在走出此次经济低谷,而多数发展中国家却要面临相当严峻的形势。可以说,全球经济己走过一个起伏周期,其谷底位于2012年末。经济的变化一定会在能源发展及其构成变化上留下深重的烙印,而困难的局面往往更能排除某些次要或干扰性的影响,而突现出其自身的发展规律。

  众所周知,欧盟是世界上强调 绿色 和减排的,尤以经济实力强、能源消费多的德、法、英、西、意5国为代表。他们率先实现了能源消费量、煤炭消费量及所占比例的下降,这种趋势代表着能源发展的大方向。以基础能源消费量计,在2000 2007年间平均年降率为0.02%,但金融危机的冲击使2008年突然加大至1.14%。此后至2012年间平均年降率加大至2.28%。这反映出在节能背景下经济发展停滞、衰退,能源需求量日趋明显降低。

  总量趋减使得作为能源主体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消费量及其比例皆呈降势。2008 2010年间石油和天然气的平均年降率分别为 .04%和0.05%;2010 2012年间二者的平均年降率分别为 .60%和6.00%。在金融危机的后两年,这种降势加大且天然气的下降更猛烈。

  煤炭消费量的变化令人惊诧和深思。2008 2010年间其平均年降率为5.57%,相比本世纪初突然大幅下降;但到2010 2012年间该值却转降为升,急转为年增率7.74%。

  煤炭消费在金融危机后期由剧降转为剧升,明显地表明金融危机前后两个阶段不同的能源政策。在经济衰退的初期打击下能源消费量普遍被动下降,上述5国尚能保持其 綠色 基调。但在危机后期经济加剧衰退已演变为全面的社会动荡,无论对企业还是对国家来说,首先要应对的是生存问题,生产成本的降低成为出路。欧洲的煤和天然气主要用于发电,金融危机期间进口气价格大升而国际煤价趋低,其煤炭发电比天然气发电成本低45%。主动加大煤炭消费、替代油气使用并弥补核电下降成为其必然选择。上述5国的煤炭发电量在2012年上升了12%,而相应的天然气发电却下滑了19%,为此关闭了一批燃气电厂,整个欧洲用于发电的天然气减少了约170亿立方米。同年,欧盟整体天然气消费减少2. %,煤炭却增加 .4%。经济危机前后两个阶段能源消费构成的微妙变化生动地表明能源变化可滞后于经济变化,前者表现出更大的惯性和被动性。

  欧盟国家间能源对策的差异

  德国是欧盟经济体之一,在金融危机中表现相对平稳,更显其经济实力并增大了其在处理欧债危机上的发言权。2012年,德国能源消费量占上述5国基础能源的28.5%,在能源变化上与5国总体有较大相似性。

  值得关注的是:德国煤炭消费占比高居5国之首。这与其丰富的煤炭资源有关,德国煤炭探明储量居欧盟首位、产量居第二位,而其比例甚高的褐煤又特别易采价廉。不管其 绿色 调门有多高,德国都没有放弃因时因地制宜的原则。以2012年底的价格计,用气发电每兆瓦亏11.7欧元,而改用煤发电则可赚14.22欧元。市场通过价格指挥其能源构成变化的方向,直接造成天然气消费以年平均5.01%的速度下降,而煤炭一反多年降势以1.68%的增速上升。当然,其在煤炭开发和利用中所实现的与环境友好,也值得称道。与其相似的波兰,煤产量居欧洲,已探明储量居第二位。该国也强调因地制宜的能源战略,不但煤炭占消费总量的55. %,也是欧盟中进行页岩气勘探的急先锋。

  其次,德国反对发展核电的势力一直很强,特别是在日本福岛事故之后。2012年与2010年相比,其核电消费量降低了9. 106toe,达29.2%,直接导致2010 2012年间平均电力年负增长1 .6 %。德国总理默克尔至今仍倾向于此方针,但核电的降低,特别是弃核,会给其他能源供应增加不少压力,影响能源构成的改善。

  2012年,英国基础能源消费构成为:石油 5.09%、天然气 6.12%、煤炭20.0 %、核电8.15%、水电0.61%。可以说,英国的能源构成相对均衡,在金融危机期间的变化也与5国总趋势相似。

金麟
2013年成都社区A+轮企业
2010年绍兴零售A轮企业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