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历史上绝大多数皇帝为何多病短命

2019/06/20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仲长统(179~220),字公理,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县)人,东汉末年哲学家、文学家,曾撰著《昌言》一书。《昌言》共34篇,约10万余字,其中

仲长统(179~220),字公理,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县)人,东汉末年哲学家、文学家,曾撰著《昌言》一书。《昌言》共34篇,约10万余字,其中涉及颇多养生的内容,特别是对当时的王侯贵族及其子弟多病短命的缘由作了精辟的分析,发人深省。可惜该书已散失,有赖其他文献的引文保存了某些篇章的片段。唐代名医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对仲长统的论断作了引述:

“王侯之宫,美女兼千;卿士之家,侍妾数百。昼则以醇酒淋其骨髓,夜则房室输其血气。耳听淫声,目乐邪色,宴内不出,游外不返。王公得之于上,豪杰驰之于下,及至生产不时,字育太早,或童孺而擅气,或疾病而构精,精气薄恶,血脉不充。既出胞脏,养护无法,又蒸之以绵纩,烁之以五味,胎伤孩病而脆。未及坚刚,复纵情欲,重重相生,病病相孕。国无良医,医无审术,奸佐其间,过谬常有,会有一疾,莫能自免。当今少百岁之人者,岂非所习不纯正也!”

上面这段话的意思是说,诸侯与帝王等贵族的宫廷里,美女宫妃有好几千人;士大夫的家庭里,妖姬艳妾也有好几百人。白天狂饮大醉让酒精的毒害深入骨髓,夜晚则纵欲以耗损精血元气。耳朵里听的是淫秽之声,眼目之中更是迷恋于淫邪之色。整天在家里宴饮醉饱而不出门,外出则到处游荡只求寻欢作乐而不返回。王公贵族在上面享乐,豪杰之士在下面任意放纵。有些人尚未到达性成熟的年龄,却过早地生育子女,本身还是幼稚孩童便擅自耗损精血,或者正处于生病期间又肆意放纵房事,他们的精子质量低劣,血脉尚未充实,此时勉强生育子女就会造成先天性的缺陷。在这种情况下孕育出来的孩子,身体很柔弱,而后天的养护又很不得法,常以厚重的衣被捂得体内高温高热不止,再加上令其多食肥甘厚味来损伤其脏腑,孩子无论先天后天全都受到损伤,必然更加脆弱多病。此种羸弱多病的孩子尚未生长壮实,又放纵情欲,于是柔弱的婴幼儿一代代地出生,疾病也一代代地遗传下去。

仲长统在此指出,那些帝王将相及其贵族子弟,无不宫妃数千,妻妾成群,生活极度奢靡。他们整天饱食肥甘,嗜酒沉醉,逐美贪色,纵欲无度。其结果弄得一个个体弱多病,夭折短命。这些人大多在尚未成年之时就已早婚早育,使其子女更加柔弱多病。这种体质低劣的孩子再度重复其父辈那种荒淫放纵的生活方式,谁也无法避免重蹈覆辙,于是病弱者代代相传,个个都很短命,乃至形成恶性循环。

仲长统所说,可谓一言击中要害,非常合乎当时的社会实际。试以东汉时期的帝王寿命为例,就足以证明这一点。整个东汉时期总共有14个皇帝,除了5个死于幼儿或少年时期的不计以外,在9个成年皇帝中,活到40岁以上的仅有3人,其他6人都是英年早逝的短命者。其中,东汉开国皇帝即光武帝刘秀享年62岁,算是年寿的;汉明帝刘庄享年48岁,汉献帝刘协终活了54岁。其他6个皇帝都死得很早,如汉章帝刘炟终年31岁,和帝刘肇仅仅活了27岁,安帝刘祜死于32岁,顺帝刘保死于30岁,桓帝刘志享年36岁,灵帝刘宏终年34岁。尽管造成这些帝王早死的原因很多,但其中主要的一条,无疑跟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太坏有关。

仲长统所撰写的上段文字虽然不长,笔锋却很犀利,论证剖析深刻,对后世影响颇大。现今有些人在发家致富之后,便嗜好美色,生活放纵,有的青少年亦染上不良的生活习惯,致使其身心健康不断受到损伤,甚或招致重病或减损寿命。这些人更应当认真读读仲长统的上段论述,也许能够从中得到某种有益的启示。

责任编辑:刘婧

健康卫视乌兰察布—中国广播电视新媒体影响力前五位全媒体

下载健康乌兰察布APP获取本地生活

转载请注明来自”健康卫视乌兰察布“,转载稿件如涉及版权,请邮箱告知会及时删除。

本文作者:手机乌兰察布网(今日头条)Tags:历史

宝鸡的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酒泉专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随州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