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本文转自芥末堆经亿欧供业内人士参考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随着中高考改革方案的落地,素质教育越来越引起教育业界的重视。STEAM教育被认为是素质教育的重要课程表现方式。目前,我国STEAM

【编者按】随着中高考改革方案的落地,素质教育越来越引起教育业界的重视。STEAM教育被认为是素质教育的重要课程表现方式。目前,我国STEAM课程通常未能进入常态的课程与教学,主要以机器人教育、儿童编程教育、3D打印教育为主。

STEAM教育类课程因为偏动手实践,大多通过项目式教学进行授课,因此,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作为“教学”+“STEAM”两个风口的交叉点,STEAM化是否可行,还是一个有待市场验证的命题。

本文转自芥末堆,经亿欧,供业内人士参考。

随着教学技术的发展和实践,越来越多教育机构开始涉足线上教学。而被视为是一片蓝海的STEAM教育也不例外,一些从业者也已经开始实行教学。作为“教学”+“STEAM”两个风口的交叉点,STEAM化是否可行,还是一个有待市场验证的命题。

毕竟,与英语教学不同,STEAM教育类课程因为偏动手实践,大多通过项目式教学进行授课,因此,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学生操作硬件遇到问题时,老师很难远程帮学生解决问题;能够通过线上学习的STEAM课程大多是比较初级的项目,这是否符合STEAM教育的教学理念有待考量;教学效果很难评估等。

双师模式兴起后,新东方、好未来在内的很多公司开始布局这一业务。在STEAM教育领域,也有一些机构开始尝试这一模式。通过前期对课程进行分析与判断,对教学内容进行分层,线上课程主要作为线下课程的补充。而双师是否能成为STEAM化的完美出路,也依旧有待验证。

线下发展还处于初期阶段,线上多是照搬线下STEAM教育进入中国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但政策鼓励,资本的关注却似排山倒海般涌来,很多看到趋势的创业者也蜂拥进入这个赛道。但是这个舶来品面临的一个尴尬处境就是:趋势来了,但国内的技术、人才及相关的配套服务却没跟上来。比如师资匮乏、课程体系不完善等均是行业痛点。

这也是张波不认可STEAM教育实践类课程线上教学的原因。张波是江苏南通的一位机器人教育行业的从业者,目前拥有四家机器人教育线下培训机构。他认为,未来STEAM教育实践类课程线上化是有可能的,但短期内不可行。因为用户意识还没有培养好,很多人连STEAM教育是什么还不知道,更谈不上去线上学习。

“这是小众中的小众学习模式,想跳过线下机构直接做线上还是挺难的。再者,目前STEAM教育领域的课程体系并不完善,从线下搬到线上,课程依旧不好,教学效果也很难保证。 ”张波说。

小牛顿早在2014年就成立了家庭产品事业部,并推出了家庭组合课程,采用B2C的模式,通过代工厂直接将硬件寄送到家。小牛顿还做了一套系统---小牛顿育分享平台,平台的产品主要包括三类:小牛顿科学启蒙教育课程等具有教育价值的硬件产品、课程产品、线下培训学校课程等。

“育分享”系统推出不久后,平台业绩增长很快。创始人牛信步介绍,项目上线的个月卖了100多万,第二个月200多万。 然而,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2015上半年小牛顿开始削减“育分享”的运营人员, 2016年5月系统停运。

事后总结时,牛信步认为,图一时新鲜,后期续费率低、壁垒较低是难以持续的主要原因。同时,他认为岁的孩子并不适合线上教学,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自控能力较差,线上教学对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弱的。这就造成教学效果很差,家长也很难持续买单。

远程难操控,能邮寄到家的大多比较“小儿科”科学实验在整个STEAM课程体系中是难度,相对比较容易标准化的。而且很多科学实验基本可以在45分钟的上课时间内完成,还可以做出一个作品。因此,大多数公司都从科学课入手,通过直播、或者录播的方式教学,一些机构会将硬件寄送到家。

对此,温州创客空间指导师谢作如表示,如果学生只是在上看录播视频,没有实践操作,其实意义不大。即使采用盒子配送到家、直播教学的模式,但牵涉到硬件操作时会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出现,老师很难远程帮忙解决。针对这一问题,很多机构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家长可以在一旁作为辅助,但谢作如认为这多数是机构的假想场景。

他举例,以前他们一直向学校推广arduino的硬件,但效果并不理想,因为arduino需要手动装驱动,很多老师不会但又不愿意学。 所以,现在开始推miro:bit这款硬件,因为miro:bit不需要装驱动。

“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大部分老师的技术水平是很差的,这就导致STEAM课程很难开展。我们就觉得必须把门槛往下降,降到几乎没有门槛,所以我们才会推广更简单的miro:bit。让老师们先玩起来,他们有足够的信心去教学生,才能去做后面的事情。”

谢作如告诉芥末堆:“老师尚且这样,又如何相信家长的水平,或者孩子自己解决问题的水平会比老师高。即使家长能学会,这无疑把负担转移到家长身上了,家长出钱还要出力,怕是没有多少家长会愿意。再者,如果说孩子解决硬件问题可以通过远程指导解决,那孩子自己拿着书其实也能学会,又何必去报名线上学习呢?”

“如果把单纯的拼接搭建,拿着硬件对着视频玩一下就叫STEAM,那对STEAM的要求未免太低了,对STEAM这种跨学科模式的理解太肤浅,这也脱离了STEAM教育的本质。”此外,谢作如担心的是,线上教学如果没做好产生的不良影响可能会更大。一方面会让学生产生厌倦心理,另一方面也会让投入大量资金开发的机构觉得这个地方是雷区,后期不再投入精力,陷入一种恶性循环。

德拉学院创始人王猛告诉芥末堆,实验室里所需的仪器不是所有的都可以打包邮寄到家。因为要评估孩子动手做科学实验的相关可控风险,考虑到孩子的安全问题,因此能够邮寄到家的大多是比较“小儿科”、较为初级的材料。

同时,还要考虑到硬件成本,即使大型的硬件可以寄送到家,但如果价格过高家长恐怕很难接受,下机构学习时就可以通过多人分摊成本。此外,STEAM教育强调项目式教学,以及团队合作,注重老师在孩子操作项目的过程中进行个性化引导,启发孩子的创造性,这上就很难实现。

纯线上教学可为线下引流,娱乐、科普属性较强虽然STEAM教育实践类课程化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否说明线上教学模式不可行?值得关注的是,决定STEAM教育类课程是否适合线上化的一个关键点,就是要明确教学目标。如果教学目标仅仅是知识传递,现在已经实现了。以一些推出线上录播课的公司为例,多以宣传为主,为线下引流。同时可以为学生找“出口”,将教学效果可视化。

此前,德拉学院在喜马拉雅等平台上线了德拉科学电台,免费提供一些科学问题的解答,还上线了听书栏目播讲科学书目。今年,德拉学院开始尝试用短视频的方式做线上科学传播,并将它与教学成果可视化结合起来。

王猛介绍,德拉学院的视频节目全部是邀请自己的学生来讲,每期都是不同的学生,这样一方面可以达到宣传的效果,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家长直观地看到孩子的学习情况。

他认为,STEAM教育类课程线上化,目前可行的就是科学队长的模式,也就是知识付费的模式,只提供视频、音频等纯线上的内容,不涉及硬件操作。这种模式对于企业来讲,制作成本很低,通过各期积累的资源库,学生可以随时获取。

鲨鱼公园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布局线上直播业务,主要采用小班教学模式。创始人张永琪告诉芥末堆,在家长眼里,学习科学课就跟逛迪斯尼乐园一样,是一个全程参观游览的过程,课程的教育属性本身就偏弱,娱乐属性、纯粹的科普属性会更强。这种情况下,教学效果是不用评估、也无法评估的。他认为,很多机构之所以想做教学评估,主要是担心无法盈利。

多数机构采用这种方式并非无依据可言。STEAM课程的核心本就与传统课程不同,主要是基于兴趣切入,而不是基于压力切入,导致“打开视频,老师讲知识,然后给孩子布置作业”的模式很难走通。目前,大多数教学发展顺利的项目采用的模式是:“首先,用音频、视频等方式触达到孩子,让孩子自己学习;其次,让孩子动手实践;才是课程传授。”这就要求机构在进行STEAM教育课程设置、招生模型、运维模型时都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对教学内容进行分层,线上线下结合或是趋势在STEAM教育发展初期,纯线上教学确实可以起到较强的科普作用,让更多人了解STEAM。但这种模式只适合STEAM发展初期阶段。当足够多的人了解到STEAM教育,如何更好地践行STEAM教育理念,才是主要教学目标。当下这种只能学到“形”而学不到“神”的模式,显然不符合未来的教育需求,也不符合STEAM教育理念。

有观点认为,要想很好地践行STEAM教学理念,线上课程应该先用于师资培训,然后老师再去教学生,同时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这样线上教学才有可能做起来。

2015年,寓乐湾有几十所线下机构、并与近千所公立学校合作,如何给几万名学生上课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当时只依赖线下,我们确实有些顾及不了,所以就开始切入线上业务,初从做短视频开始,这是我们做线上业务的原始动力。”寓乐湾线上业务负责人陈雪静告诉芥末堆。

目前,寓乐湾的线上课程分为直播、录播两种课程,分别用于师资培训,以及针对学生的小班直播课程。针对学生端的直播课,主要是作为线下课程的补充,线上线下课程并没有固定的比例分配,陈雪静介绍,前期会对课程进行分析与判断,即哪些课程适合线上教学,哪些适合线下教学。而评判标准终都要以内容为出发点,保障的学习体验。

“STEAM教育强调项目式教学,以富有挑战的现实生活中的问题为基础,授课过程中会涉及复杂的任务,让学生参与到设计、问题解决、决策制定、建模、测试、优化、沟通、反思等过程中去。老师会给学生独立学习的机会,并根据学生情况予以个性化的辅导,终形成可行的产出或展示。因此,我们认为,一些具备较强灵活性的课程不适合线上化,而一些相对固定化的课程适合线上教学。”

她进一步举例,3D打印笔的课程可以上进行,孩子只需要把耗材和打印笔带回家,就可以上跟着老师学习。但比较大型的3D打印课程,或者激光雕刻需要电磨、组装等,这种混合式、项目制的课程就需要下进行。

在师资培训方面,寓乐湾也是采用录播、直播等综合模式。陈雪静介绍,首先会把STEAM教育类的课程,从理论、技术、实操等角度进行分类,把一些标准化的知识做成录播课,同时会对某些话题等进行直播答疑。“无论是师资培训,还是面向学生的课程,都应提前对年龄、STEAM所对应的每块内容、教学场景等进行分层,终形成以直播、录播、文字资料、音频、线下校区等相结合的混合模式。”陈雪静告诉芥末堆。

综合以上观点,我们可以发现,对于STEAM类课程来讲,是否适合线上化取决于教学目标是什么。对于以线上导流、科普为主的教学目标,纯线上课程可以达到相应效果。但对于以实践STEAM教育理念为主的教学,纯线上教学模式不可行,线上线下结合更为合理。

三个陷阱、四个流派和五个关系,五分钟带你看懂STEAM

素质教育受重视,STEAM教育将成新风口?

年终盘点丨2017教育十大关键词,早幼教、大额融资、素质教育上榜

2007年汕头大健康上市后企业
2014年青岛社区B+轮企业
大健康-智慧医疗-大健康产业头条新闻资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