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如果真的偷工减料了喜临门全年怎样还会预亏纪录

2020/09/16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如果真的“偷工减料”了,喜临门全年怎样还会预亏4亿多?(图片来源:全景图片)经济视察网 记者 王涵 被誉为中国“床垫第一股”的喜临门

如果真的“偷工减料”了,喜临门全年怎样还会预亏4亿多?

(图片来源:全景图片)

经济视察网 记者 王涵 被誉为中国“床垫第一股”的喜临门(603008.SH),正身陷“虚假宣扬”、“偷工减料”疑云中。

经济视察网记者近日接到1名离职的前喜临门资深工作人员李伟(化名)举报,为节省本钱,喜临门在其主打的床托式软床(皮床)产品上偷工减料,与官网上宣传的“俄罗斯松木”框架不符。自2017年左右,其生产的产品并未安装实木框架,仅为复合板材。而当年财报数据显示,喜临门软床及配套产品收入暴增,此项营收约7.3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93.37%。

公开资料显示,喜临门在从事睡眠产品(床垫、床等家具)研发、生产销售的同时,还兼着电视剧作品的投资、制作、发行等业务。但喜临门2018年玩转“主业+跨界”的成绩却很不理想。

根据2018年事迹预告,该公司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亿元至亏损4.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4.25亿元至亏损4.75亿元。“如果真的售假了,这么高的收入怎样还会亏损呢?”在一位私募机构人士看来,喜临门的报表不太能被人理解。

对此,喜临门年报中解释的主因之一是其全资子公司因经营事迹预计不达预期,拟对收购构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

疑云:涉软床虚假宣扬

据公然资料显示,1993年陈阿裕创建喜临门前身绍兴市喜临门家具有限公司,2009年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后,2012年公司成功在上交所主板挂牌。

在中国软体家居行业中,进入床垫行业35年,身为中国“床垫第一股”的喜临门目前在床垫市场的份额占比不到5%,却已然是行业龙头地位。除主打床垫以外,喜临门的主要产品还包括软床、沙发及配套家居产品。

相比于喜临门床垫的名声,在软床产品的宣扬上则稍显逊色。李伟向经济视察网记者爆料称:“喜临门在床托式软床销售中存在虚假宣扬,乃至是偷工减料,喜临门制造的多款软床并未安装实木框架。”

一名从事家装建筑的人士告知记者:“实木框架十分重要,它关系着全部床的承重情况。”

实际上,就喜临门在官网上宣扬称:“软床实木框架,采取树龄30年以上的俄罗斯高寒落叶松木,木质坚固,咬钉力强。”在记者获得的多本产品宣扬册上一样有所显示:“产品主要实体框架由优秀松木、杂木及夹板制造。”一样在天猫官方旗舰店中描写为:“喜临门只选优质松木原料,硬质高于一般松木,静音安稳,给予长久的支持。”

对此,李伟坦言在2017年前后,喜临门制造的多款软床并未安装实木框架,本来的多条松木方木就被公司“偷工减料”,“其目的就是为了节约本钱。”具体产品包括“爱倍系列”、“哈喜国际系列”、“Marvel 系列”、“城市爱情系列”等多款产品。

在李伟给记者提供的多张真实用料和实际短缺用料图中可见,目前喜临门部分的软床内部结构缺少了至关重要的实木框架。1名来自杭州的顾客则亲身“拆卸”了一款自用的“法诗曼”软床,他告知记者:“这款床是在2018年9月份左右买的,当时售价6000元左右,再加上床垫差不多1万。买的就是喜临门这块牌子。”

李伟告知记者:“这主要涉及到很多加工成本,少制作实木框架大约能节约两个人工,本钱上勤俭最少有100-200元,放到市价上翻三番。全国共有四个生产工厂(绍兴、成都、广东、河北),依照最低一天生产500张床,上限1000张床来算,60%-70%就是此类软床。”记者就此信息联系喜临门相干负责人,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从喜临门2017年财报数据可窥,该公司的软床及配套产品在当年收入暴增。此项营收约7.3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93.37%;营业成本5.89亿,毛利率为20.13%。喜临门对此的解释是,系公司改良产品及门店形象,提升终端销售能力所至。

对应的,软床及其配套产品生产量为37.7万张,生产量较上年大增62%,销售量增55%,库存量上浮70%。

收购:跨界“失利”致首年亏损

纵观全部软体家具行业,近年来盈利同比收窄,“行业发展是否濒临天花板”的论调模糊可见。

日前,喜临门表露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亿元至亏损4.4亿,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4.25亿至亏损4.75亿元,是为上市来首年亏损。

公告显示,公司此次业绩亏损的缘由主要是两点,1是本期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晟喜华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简称“晟喜华视”)受影视行业市场和政策变化影响,经营业绩预计不达预期,公司拟对收购晟喜华视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

2是本期公司加大广告品牌投入,扩充人材储备,工资、广告及业务宣扬费等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有较高增长,另外,由于下半年受国内经济环境及家具市场波动影响,整体销售收入未达预期。这一点,2018年3季报时就显现端倪,前3季度喜临门销售费用同比大增 95.96%至4.90亿元。喜临门在3季度报中称,销售费用增长系本期广告宣传费、职工薪酬、电子商务费等费用增加而至。

据记者梳理,2015年5月份,喜临门耗费7.2亿现金收购当时由绿城控股的晟喜华视(原为绿城传媒)100%股权,此举意味着喜临门正式跨界文化传媒领域。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晟喜华视账面净资产为5600万元,7.2亿元的收购对价其溢价率接近12倍。收购完成后,喜临门账面商誉从零跃升至6.34亿元。

那末,彼时高至近12倍的溢价是否是“拖累”喜临门的现金流情况呢?1年后可见,喜临门拟以13.85元/股发行不超过6785.78万股,召募资金总额不超过9.4亿元,扣除相干发行费用后将用于喜临门家具制造出口基地建设项目和偿还银行贷款。

自2015年收购完成的第一年,晟喜华视实行了业绩许诺;2016年,晟喜华视扣非后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8432.38万元,完成率到达91.66%,未达标部份的金额则需晟喜华视原股东补偿。2017年为收购完成第三年,当年的净利润到达12285.19万元,顺利完成业务许诺。2018年公告预警显示子公司业绩不达标,喜临门对其计提商誉减值,晟喜华视也成为喜临门上市来首次亏损的最大“元凶”。

从历年数据看,喜临门的现金流压力仍然在增加。2015年-2017年年报数据及2018年前3季度,喜临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87亿元、2.79亿元、2.22亿元、-3.34亿元,同比分别增609.87%、-2.60%、-20.31%、-261.94%。截至2018年3季度末,喜临门存货余额为9.05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14.75亿元,合计23.8亿元,占公司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达68%。

被收购:拟“卖身”顾家家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溢价12倍跨界收购的喜临门从收购方变成了拟被收购的标的。

2018年10月15日,同为上市公司且是行业龙头的顾家家居和喜临门同步表露股权转让意向书,顾家家居或其指定的控股子公司拟通过现金方式,以单价不低于每股人民币15.20元,总价不低于人民币13.80亿元的价格,收购喜临门控股股东华易投资持有的喜临门合计不低于23%的股权。

顾家家居表示,收购完成后,喜临门将成为顾家家居的控股子公司,预计未来可以为公司带来相应的产业整合机会和经营与投资收益。

当时,有业内人士猜想收购的主要触发点是喜临门大股东可交换债的债务偿还压力致使。截至当年9月29日,华易投资累计质押及担保喜临门股分总数为1.6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95.44%,占公司总股本41.85%。

据悉,华易投资于2016年非公然发行6亿元可交换公司债券,债券期限为3年,将于2019年到期。此前受现金流压力影响,华易投资便已多次追加喜临门股票作为担保及信托资产,并进行股权质押。目前,记者查询喜临门最新股东持股份额,华易投资持股占总股本的22.83%,华易投资-中信建投证券-16华易可交债担保及信托财产专户占比21.02%。

不容忽视的是,“本意向书的有效期为6个月,正式协议的签署尚需满足一定的条件。”这意味着无论是喜临门还是顾家家居,目前都是意向性合作,顾家家居当前并没有真正入主喜临门。但是,距离意向书到期愈发邻近,双方合作是不是是继续仍待分晓。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