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赴美上市首份季报亏损加剧音频第一股荔枝面临内忧外患

2020/11/20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赴美上市首份季报亏损加剧 音频第一股荔枝面临“内忧外患”在音频市场有着“千年老二”地位,且属于在线音频第一股的荔枝,赴美上市4个月后,交

赴美上市首份季报亏损加剧 音频第一股荔枝面临“内忧外患” 在音频市场有着“千年老二”地位,且属于在线音频第一股的荔枝,赴美上市4个月后,交出了并不理想的首份成绩单。在活跃用户增速乏力、付费转化率过低,以及亏损持续扩大的情况下,荔枝还要面对老对手喜马拉雅、新锐巨头抖音、网易云的竞争和“扰局”。若疫情带来的线上红利期过去后,如何保持续航能力是荔枝必须面对的难题。  “2020年我觉得可以实现全面盈利,” 这是广州荔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荔枝”,LIZI.US )CEO赖奕龙在今年1月赴美IPO时提出的预期。今年1月17日,荔枝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如今四个月过去,5月22日该公司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这是荔枝上市后的财务首秀。  从这份成绩单来看,荔枝在营收上创下新高的同时,也面临着利润持续亏损、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除此之外,老对手喜马拉雅、短视频头部平台抖音均意欲进入音频直播这条细分赛道分一杯羹。“耳朵经济”的想象力被逐步挖掘的当下,作为在线音频第一股的荔枝正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困局。  上市后继续亏损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营收预期  从财务数据上看,截至3月31日,荔枝本年第一季度营收为3.703亿元(人民币,下同),较上年同期增长42%;毛利率为20%,结束了2019年的持续下滑,上年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这一数据分别是30%、29%、20%和18%。  运营数据方面,荔枝取得了还算不错的成绩。据财报显示,公司第一季度MAU(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达5050万,同比增长34%;付费用户达45.03万,同比增长60%;月活跃内容创作者达620万,同比增长14%。  不过,即便如此,荔枝却依然未扭转亏损局面,第一季度净亏损为4820万元,公司解释称这部分亏损主要是由于其IPO上市而生效的股权奖励支出,但即使撇除这部分奖励,首财季依然亏损2870万元,同比扩大了151.75%。  《投资者网》就亏损等问题求证荔枝投资者关系及财务部门,财务相关负责人解释称,因为荔枝拥有较大录播用户池,但录播业务的变现率较低。因此,未来公司重点工作之一便是将大量的录播用户转移到直播社交模块,从而拉动整体付费率。  “随着直播社交整体渗透率的提升,我们预计收入还是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该负责人说,但由于下半年环境的不确定性,具体的营收目标不便透露。  亏损是大多数尚处于成长期的互联网公司发展必经之路,市场初期对此也给予了一定的默认程度。今年2月,美国投行Needham的分析师Vincent Yu首次评估荔枝并给予“买入”评级与19美元的目标股价。该分析师认为,在中国互联网用户普及率不断提高,以及音频用户量持续走高的当下,荔枝能凭借其数量可观的UGC内容搭上在线音频这趟顺风车。  同月,花旗亦首次给予荔枝“买入”评级与15美元的目标股价,同时在报告中称,荔枝目前处于中国高速发展的在线音频行业中的有利地位。4月份,花旗再次看好荔枝,在其2020一季度业绩前瞻报告中重申了荔枝的买入评级。  CFO陈希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荔枝第二季度营收预期在3.5亿至3.8亿元区间,相当于同比增长56%至69%。  然而,在一季报发布后,标普便将荔枝今年的营收预期下调了11%,由18亿元下调至16亿元。这意味着,今年荔枝要完成36%的营收增长,而去年的增长率则为48%。  针对标普预测下调的问题,荔枝财务负责人告诉《投资者网》:“分析师基于外部宏观环境的独立判断,如疫情环境等,但对这个预期对荔枝是否适用公司持保留态度。”  “我们目前的重点还是练内功,把我们的业务生态和财务结构打造得更好一些,为未来做准备。”该负责人称。  变现方式单一付费转化率远低于同行  对于疫情带来的线上红利期过去后,如何保持一季度的续航能力是荔枝必须面对的难题。  从营收规模上看,荔枝的业务支柱来自音频娱乐(语音直播),贡献了98.6%的营收;而播客、广告和其他营收本季度则占比极低,为380万元。  据了解,音视频平台的常见变现方式有广告、游戏与电商等,但荔枝目前的绝大部分营收仍然高度依赖直播打赏。这说明其业务结构单一,商业化程度较低。  这样的变现模式需要建立在庞大的用户规模之上。荔枝在上市招股书中定义自己为“中国最大的UGC(用户原创内容简称)音频社区和中国最大的音频互动娱乐平台”,UGC生态圈可观的用户数是荔枝的底气,但音频市场用户规模的独特性同样是它无法忽视的一个难题。  《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网络音频市场用户规模突破3亿,与7.25亿的网络视频用户相比,音频用户基数较小。据艾媒咨询《2019-2020年中国在线音频专题研究报告》,在线音频用户以上班族为主,男性用户占51.4%,女性占48.6%,拥有大学学历的用户在59.1%以上。  《投资者网》就用户画像问题求证荔枝资本事务负责人,对方表示荔枝用户六成为女性,主要分布在中国三线城市为主的下沉市场。虽然在用户规模上仍然稳居第一梯队,但荔枝用户增长速度已开始放缓。  另外,今年第一季度,荔枝MAU(月活跃用户人数)同比增长34%。然而,去年第四季度,这个数字同样是34%,可见在疫情一定程度上减少社交而利好音视频的情况下,其活跃用户数量增速没有显著提高,仅维持现状。再看月均付费用户,虽然本季度数据同比增长了60%,但2019年第四季度这一数据曾达到71%。  用户付费率下行是另一个令荔枝头疼的问题。今年一季度,月付费用户占MAU约0.83%,2019年第四季度为0.76%。在主打UGC生态的网络平台中,荔枝这两季的付费数据均未超过1%,而虎牙(HUYA.US)与哔哩哔哩(BILI.US)当前的付费率则分别在4.03%与7.77%。可见,荔枝的UGC模式在刺激用户付费意愿与提升用户粘性方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千年老二如何赶超?抖音、网易云入局竞赛  如何应对未来的挑战?荔枝CEO赖奕龙在本季财报电话会上也提出,公司重心将继续放在扩大UGC生态系统、线上社群建设以及AI技术的进一步优化。  在流量层面外,对于不断亏损的荔枝来说,继续加注UGC直播也有营收方面的考量。若亟需提升的用户增速与付费意愿是荔枝的内忧,那么,去年估值达240亿元的喜马拉雅则是“弯道超车”后,荔枝依然不能小觑的老对手。  与侧重UGC业务的荔枝不同,喜马拉雅的产品结构更加多元,除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与PGC(专业生产内容)外,对于智能音响终端市场的战略也早于荔枝。早在2017年,喜马拉雅FM就推出小雅AI智能音箱,其后还与阿里天猫精灵系列等展开内容合作。  实际上,荔枝上车的速度略晚喜马拉雅一筹,它于2019年与百度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发展物联网生态系统。今年亦在小度智能语音上加载荔枝的语音功能,但相比主打有声书或广播剧等更适合在硬件设备上播放的PGC或PUGC,荔枝的UGC特性将如何在物联网系统中发挥优势还有待考量。  很显然,荔枝与最大竞争对手喜马拉雅的拉锯战并不容易。今年4月,喜马拉雅宣布携10亿流量入场,对外发布直播“春生计划”,意图在今年打造100家月入百万的直播公会。  而据多家第三方平台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三年,喜马拉雅稳坐在线音频市场的头把交椅,荔枝一直位居第二。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份,喜马拉雅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319.2万,荔枝的月度活跃用户仅为3226.8万,两者差距较大。  今年2月24日,易观发布《2020年中国语音OS市场分析报告》提到,随着AI与5G技术的持续发展,中国智能语音产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易观对比各大语音OS整体用户满意度,喜马拉雅旗下的小雅OS在音频内容丰富度、音质满意度位居首位,处于行业领先水平。  “荔枝的UGC生态侧重营造线上社区氛围,强调音频对用户的陪伴属性,在未来的增长空间上,它将更着力于在其原有流量池上进行多方面变现。”荔枝资本事务相关负责人告诉《投资者网》。  即便如此,音频直播所使用的技术天花板较低。除喜马拉雅外,其他直播赛道内玩家若要进入音频直播这一细分领域也并不难,比如抖音今年开始内测语音直播交友版块,网易云亦在APP首页设置了语音直播“听听”功能,二者均已对用户形成较高的粘性效应,无疑将在音频市场竞争添油加火。  作为在线音频上市第一股,从打赏付费到语音交友,再到今年重心扩大UGC生态系统,荔枝成功抢滩登陆资本市场,并打通了多元融资渠道。那么,接下来,如何面对竞争对手快速围追堵截,从竞赛中获胜?荔枝想给出答案并不容易。绵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绵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牡丹江白癜风好的医院
牡丹江白癜风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