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无奈之举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吃、拿、卡、要”是党和政府明令禁止的。但特殊情况下,我们不得不采取“吃、拿、卡、要”的做法!因为不这样做,我们连饭碗都保不住。  有一年,

“吃、拿、卡、要”是党和政府明令禁止的。但特殊情况下,我们不得不采取“吃、拿、卡、要”的做法!因为不这样做,我们连饭碗都保不住。  有一年,两个招商引资来的企业,一飞泰公司需要贷款5000万元,牛兴公司需要贷款1800万元。但是,按照银行的规定,他们用作抵押的房地产评估不足贷款额的50%。这就需要寻找有实力的担保机构提供相应的信用担保,才能取得贷款。于是,两家公司找到我们,申请贷款信用担保。我们于是与合作银行联合派人到这两个企业进行实地考察。  这是两个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两个企业生产同样的产品。一个搞粗加工,一个搞精细加工。但又不是关联企业。从他们提供的会计资料反映情况看,企业的销售业绩和利润一派如暮春般生机勃然。在飞泰公司贷款、担保座谈会进行过程中,我到一楼大厅一侧上了趟厕所。遇上一个瘦小的中年男子。他问了我们的目的后,把厕所门一关,他就介绍起该公司管理如何混乱,财务漏洞百出的情况来。并说他们镇上这两个企业都进入了黑名单。  我们随便看看牛兴公司后就回到单位,在网上一查,被叫停的黑名单上还真有名!  由于我们的担保金是保财政出资。对于这么大数额的贷款担保,不得不向领导汇报。但当时,区长是个和和海(过于民主又没主见),只要他在办公室,是人是鬼他都接待。于是,他的副职,遇上好事揽走,遇上麻烦事就暗地里推给他。他这个区长就成了好事办不了,麻烦事又解决不了几桩的领导。稍大点的事,都是区委书记拿刻子。区长没魄力,区委书记就门庭若市了。正因为如此,实地考察回来之后,我们就直接向书记汇报。当然,我们的考察也是书记安排的。  我们如实汇报并提出不应担保的意见后,书记说这两个企业都为地方财政做出过很大贡献,虽然这样的企业在国家限制发展之列。但还没有强制取消之前,必须支持!否则会影响我们的招商引资环境。  我想了想,以请示的口气对书记说:“驼书记,如果要我们担保,县里是不是以会议纪要的形式出个依据,我们好办?”书记一听就火了!他说:“要哪样依据?难道我书记说话还不管用?”说出这话后,驼书记似乎又觉得自己有点过火。接着缓下语气来说道:“小云,我不是生你的气。你们看到的,县里很么多事需要找我,我成天忙得团团转,心里有些烦。你理解一下,不要有想法。担保归担保,但还是要注意风险的防范,该办的手续要办好!”  回到办公室,我们召开了业务办公会。会上,大家都觉得这两个企业贷款担保风险大得狠。可是,书记的语气是非担保不可!同时,话语里又为以后出现风险、推卸责任埋下伏笔。在办公会议上,对于担保与否,讨论火热得狠。我提出既担保又不真正担保的想法。首先,我们不能主动。玩玩“拖”字法。其次,与合作银行联盟,设置“高门槛”的关卡,让他们知难而退。紧接着,我与银行行长密商,定计以待。  拖了几个星期后。有一天下午我们下乡,四点半钟,突然接到一个扯虎皮作大旗的电话,电话限我们在下午五点之前,必须赶到“友善大酒店”六号包房。打电话的人是原区委副书记牟某,退居二线后改任正处级调研员。从电话里得知,牟老副书记是受书记的委托督促我们办理那两个企业的贷款担保之事的。  这年头,多少有点名位,就算你不求“上进”,想平平稳稳的混,直接影响着你的领导的话,你敢不听?除非你对你那点名位无所无谓。否则,你不得不听。现实中,在很多人眼里,如果你没点名位,不论你有多大的能力,有多大本事,似乎都低人一等。虽然生命没有高低贵贱,人人都应该是有尊严的人。但有了社会,人便有了贫富贵贱与名位等级。似乎没有名位可称,就算你自食其力,在别人眼里,也不过如野草般不值一顾。  接到这个电话后,我们调转车头,直奔指定地点。  一进门,区里有好几个领导都在座。我们打过招呼后坐下。老牟首先开口:“驼书记大人专门委托我协调他们两个企业贷款担保的事。银行说的是只要你们担保,他们就贷。书记交待快一个月了,你们看这事咋办?”我说这好办。书记交待之后,我们天天组织到处催收代偿款,只留下个把人在办公室守电话,实在太忙。如果不是这事回来,今天忙下来就差不多了。这样吧,明天我们就安排把保函开到银行去。然而按银行的要求,在我们这边办好反担保手续后就到银行办理贷款手续。不过,银行现在不直接办理企业担保贷款,只能以“个贷”的形式来办。两位老总听后说,只要能办就行,先喝酒。说归说,老牟讲完后,飞泰公司的老总起身,从挂在墙上的挎包中取出一条大中华烟来,每人发了“大中华”一包。牛兴公司的老总从上衣内口袋里一摸,摸出一沓红包来,每人还发了个红包。看来,两个公司合起伙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了。桌子中间摆着的酒,是茅台老酒。并且每个座位的桌子上都放着斟满的小高脚杯酒。菜呢,山珍海味摆了一大桌。看这架势,担保的事不办还真交不了差。该拿的,领导都带了头拿了,我们这样的小公务员,不拿也不行。当然,该吃的也得吃,否则就是与领导对着干。那么,就凭这些有来头的眼光,就会把我们的心刺得生疼难受。  酒前,老牟还一再强调说:“为了找你们两个,两个老板和这么多领导专门设宴等你们!目的只有一个,抓紧时间把他们贷款担保的事办了。否则,不要说你们交不了差,就是我们这些领导也交不了差。驼书记要是为了这事生起气来,我们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这些吧,需要哪样手续,你们就给他们交待,由他们去想办法提供。他们提供不了是他们的事,你们只要办了就没事!”。我暗想,这话正中我们的下怀!于是爽快地说:“只要有你老领导这句话,我们就没得讲的了!今天星期四了,明天我们先出担保函,他们下个星期来和我们商量办手续就行。老牟听了后高兴地说:”好!那就这样,拜托你们两个,大家端起杯子,喝酒!  老牟说话的声音很洪亮,带钢音的。所以山城里的人私下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小钢炮”。席间,小钢炮对我们两个说:“你两个这个年龄,要是把这件事办好了,驼书记高兴了,搞不好你们的前途上还会更上一层楼!”一直微笑着很少说话的小尹主任对老牟说:“牟书记,你今年59了吧?”老牟点了点头回道:“是呀,时间好混得狠呀。转眼就要退休了”。光头的小尹,张着一双大眼睛,边抽烟边笑着对老牟说:“你这个年纪,还在为区里很多事操心,而且还这样尽心尽力,不要说在我们区,就是在全国的县市区来讲,恐怕都是少有的”。其实,小尹的潜台词是:“到了这个年纪,还多管闲事!”听了小尹的话,我有鼎足之势会意,因此接过话头说道:“牟书记会保养,看上去不过50岁,精神面貌上不过四十多岁,给人予精力特别充沛的感觉。要是在中央,正是年富力强、事业辉煌的时候!”一位副县长听了我的话接着说:“小云这话讲得好!不是揭老底,我先申明。要是没三下两下,牟书记会从一个大队会计做到区委副书记?后来的很多大学生,条件比他好,起点比他高,都难做到这一步!”老牟摆摆手,笑了笑说:“算了、算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是要退的人了,只是领导让我为他分点忧,解点难,我也尺量珍惜这样的机会而已”。  其实,老牟为领导分忧解难,每成功一件大事,他向驼书记汇报后,总会趁机提出一点自己的要求。暗地里为他的亲戚好友谋了不少好职位,他自己也得了不少好处。因此,不仅是我们,很多人对他说话,表面上在吹他,捧他,实际上在骂他,贬他。  吃过了饭,两个老总还热情地邀请大家去泡个澡。我与小尹小声商量说还是不去的好。耳朵灵敏的老牟像听到了我们的小声议论,于是用严厉的眼光看着我们说:“泡个澡有哪样子嘛,咋不去呢?”于是我们想,去就去吧,领导去得我们也去得。  我们坐上一辆凌志小车,到了一个叫“迷你水梦”的“浴城”。飞泰公司老总到服务台接洽完后给我们说,想咋泡就咋泡,不要拘束,放开心肠泡个舒报。也就是说,我们无论如何消费,全包在他们头上。于是,我们被服务生领了进去。  我们简单地冲了冲淋浴,请搓背工搓了个身子说准备出来。服务生给我们套上毛戎戎的浴衣,让我们到休息厅休息一下再说。我们准备换衣服出来的时候,服务生又说:我们还有很多服务没有享受。是不是还需要其他的服务?因为好奇,我问还有哪些服务?他附耳低言说:“还有桑拿。有日本的小姐、韩国的小姐做桑拿……桑拿有手拿、乳拿、口拿。保证让客人舒服!”边说边挤眉眨眼的暗示我们。我说:“算了、算了,怕不仅自己惹了病,还祸害到家人”。服务生说:“不会的,有安全措施的”。我知道,哪不就是戴安全套么?没意思。服务生像是拉生意有提成似的不甘心地说:“如果你们出去,还是走不成!”我奇怪地问:“为哪样?”他用带着川语方言口音的普通话对我说:“你们同来的那些老板,他们至少要有两个小时才出来。你们出去不是还要等他们吗?”我说是。服务生说等人的时间是难熬的,何不如乘电梯到桑拿中心,做个桑拿,放松放松。我们还是不想去。服务生又进一步鼓动说:“还是去看看吧”。说着又附耳道:“小日本以前那样欺负我们,你们不敢欺负一下这小日本的女子?”我们笑笑,不置可否。还是换上自己的衣服到门口的大厅坐着等人。一直等了三个小时,那几个领导才姗姗而来。  两位老板所做的这一切,目的非常明确。如果他们达不到目的,那么我们会不会遭到算计呢?我想,除非那几个领导也扛不住。  到了星期一,两位老总来与我们商量。我们说,按合作银行上级行要求,不管符不符合条件,不再对企业放贷。但既然县领导这么重视,你们只能以个人名誉来申请贷款担保,个人对担保机构提供反担保条件。公司为个人作反担保连带责任承诺。如果这样,5000万元,每人多不得超过20万元,那么,首先就要250个人的身份证复印件。1800万元就要90个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就看能不能提供?他们说因为停产,工人早散了火。就是把所有的工人和他们管理人员加起来也不够。飞泰公司不过七八十人。牛兴公司也不过三十多人。两位老总低声商量了一下后说,他们可以想法办搞齐所需要的身份证复印件。  第三天,他们果然弄齐了我们所需要的身份证复印件!事后得知,他们是花40元一个的代价,委托附近农村一位村支书办理的。凡提供身份证给村支书复印的十八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的人,每人可得20块钱。  我们说,身份证复印件总算凑足了,但必须要每个人都来签订反担保合同才行。他们听说后摇了摇头说:“这样太难了!那么多人来的话,三天都办不好!”我们说可以分批地来,每天来20个左右。飞泰公司老总说那要等到猴年马月?我说心急吃不得烫豆腐,这事要办的话,还得慢慢地来。牛兴公司老总说,如果这样麻烦,那干脆不办了。飞泰戈尔公司的老总想了想又说,除了请那些提供身份证的人来签订反担保合同外,还需要那些人办哪些手续。本来我们想一步一步地拖,一步一步地卡。他们既然总问到这个份上,我也只好给他们说,如果结盟了婚的,还需要提供结婚证复印件,并当面签订配偶连带责任承诺。飞泰公司老总说,如果这样,实在麻烦,那就不办了。牛兴公司老总说,飞泰公司能办成,他就有希望。如果飞泰公司不想办,那他们也就不办。我说,如果这样,那就不怪我们担保公司。因贷款担保的事,我们必须考虑银行的意见。这些手续都是合作银行的省级分行要求的,我们没办法改变。  后来,两个公司找到驼书记,将情况汇报后,驼书记没有责怪我们。只是说合作银行太死板,不支持地方经济发展。作为直管部门,驼书记也拿合作银行没办法。后来他通过熟人关系到其他县区的地方银行为这两个公司分别搞到3000万元和1000万元的贷款。贷款到位后,两个公司的人员卷起铺盖消失了。山城晚报报道了这件事。驼书记为此在一次会议上说:“为了地方经济的发展,我简直成了信贷协调员了。飞泰与牛兴公司的事,虽然是我协调的,但出了事谁负责?还是哪个考察的,哪个贷出去的哪个负责吗!我只是牵线搭桥,风险要靠我们的金融部门、我们的担保机构去控制。今后,不管哪个领导要求贷的。或者要救世主担保公司担保的,他的意见只能作参考,不论是金融部门或是担保公司,都要注风险考察和风险控制”。  我暗地里说,要是我们不采取卡的办法,出了问题,追究起我们的责任来,搞不好饭碗都端不稳,还要落下说不清道不明的骂名。而驼书记呢。照样当他的书记。后来,驼书记因为他的岳父是老红军干部,还升到省厅一级的领导岗位上。  再后来,那个地方银行在长期无法找到债主的情况下,通过法定程序,拍卖了两个公司留在地方上的房地产,减少了50%的损失。   共 504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癫痫特征的具体表现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佳丽赞

下一页:我等明年复春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