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荷塘开山神斧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一  “太阳出来——啰哎——喜洋洋啰——洋啰,挑起扁担啷啷采——光采——上山冈啰——吆嘿……”张三一边砍柴一边哼着这首四川民歌,逍遥自在的。

一  “太阳出来——啰哎——喜洋洋啰——洋啰,挑起扁担啷啷采——光采——上山冈啰——吆嘿……”张三一边砍柴一边哼着这首四川民歌,逍遥自在的。  突然,草丛中传来簌簌之声,他扭头一看,只见一只小白兔没命地飞跑,后面有一条黑蟒紧追不舍,小白兔已无路可走了,危急中竟一下蹿了过来,大叫道:“大哥救命啊!”瞬间一股轻烟冒起,一个身穿绿衣的妙龄少女已然站在身边。  此时,张三大为惊奇,无暇细问,抡起板斧便向黑蟒砍去,黑蟒一声怪叫,显然已被板斧砍中了,但它皮厚肉粗,虽然划破了长长的一道血口却毫无大碍,身形一滚之下,长长的尾巴倏地卷了过来,将张三缠了个结结实实的。  “臭小子!敢管我的闲事!去死吧!”黑蟒张开血盆大口,意欲一口把他吞入腹中,张三暗暗叫苦:“糟糕!今天不但救不了人,看来自己都将命丧此处!”但他毫不服输,口中叫道:“我砍死你!我砍死你!”可手中板斧却始终无力举起。  “住手!”绿衣少女一看不好,顺手抽出一柄尖刀猛地刺向黑蟒。“手下败将,也敢对我动手动脚吗?”黑蟒身形微微一晃,这一刀竟以毫厘之差落了空,随即尾巴一缠也把她卷了过来,绿衣少女心下大急,挥刀乱砍,不料不但没砍中黑蟒,反而一刀砍在了张三的肩头,鲜血涔涔而出,滴嗒滴嗒地掉在板斧上,将雪亮的斧刃都给染红了。  说也奇怪,板斧一接触到张三身上的热血,立时白烟滚滚,就像出炉的刀剑淬火一般,发出哧哧之声,而且血红之色也盈盈跳动,霎时红遍整把斧子,好似一条通体透红的赤练毒蛇。  张三猛觉板斧生出一股奇大的力量,似乎想挣脱羁绊逃跑,他拿捏不住,已然脱手飞起,在空中一个转折,随即穿来穿去,围着黑蟒狂风骤雨般疾砍,嗖地一下,竟削去黑蟒一大截尾巴。  “啊!开山神斧!”黑蟒痛得大叫一声,立即松开身子,如陀螺般飞速旋转数圈,长身一跃,蹿出数丈开外,便想逃之夭夭,但神斧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竟跟踪追击,如影随形而至。  “杜匠作,你这个负心男子,还不住手!难道非得砍死我不成吗?”黑蟒一边躲避神斧之追击一边叫道,“我可是等了你两千多年的雪莲公主啊!”身形一晃,立时变成了一位雍容华贵的窈窕淑女。  “什么?我听不懂耶!”张三越听越糊涂,问一旁的绿衣少女:“她说什么?”绿衣少女道:“别管她!先杀了她再说!免得危害三界!”  “死短命的,快收回斧子,不要听信谗言,否则你会后悔的!”雪莲左支右绌,已然招架不住,身上衣服亦削去不少,碎片如蛱蝶在空中翩翩飞舞。  这一来,张三动了恻隐之心,叹道:“只要你不再为难这位姑娘,我收回斧子便是!”“行,我不再为难她了!”“大哥,不可以啊!她很坏的!”绿衣少女连忙阻止,张三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无冤无仇的,何必嘛?”说完,冲神斧叫道:“斧子啊,穷寇莫追,快回来,我们还是砍柴去吧!”斧子当真嗖的飞了回来,张三一把抓在手中。  “哎呀不好!快跑哇!”绿衣少女突然叫道,立时变成了兔子钻入草丛中。“什么?”张三抬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雪莲张开大口,喷出一团毒雾,奔自己罩了过来。“你,你好歹毒……”张三怒不可遏,但一语未毕,毒气入喉,人已栽倒在地……  “这个叫兵不厌诈,懂吗?”雪莲得意一笑,“杜匠作,走啊,跟本宫回去吧!哈哈哈哈!”她踏前两步伸手便想抓他起来,谁知就在此时,张三手中的斧子突然自动弹起,呼地一下奔她当头砍来,吓得她一缩脖子转身就跑,但斧子并不追去,只在主人四周回旋着。  “呵呵!有本事就别跑啊!”此时小白兔已从草丛钻出恢复了人形,用手划颊道:“羞羞羞!”“你?!”雪莲怒气勃发,却又不敢过来,冷哼道:“小贱人,我总有一天会吃了你的,走着瞧吧!”说完便化成一股轻烟飘然而去……    二  “神斧啊!你家主人中毒了,我来救他,你千万别砍我呀!”绿衣向斧子恭恭敬敬地叩了几个头,见它微微动了动,似乎在说:“姑娘,我知道你是好人,快救救我家主人吧,我不会砍你的!”这才大着胆子走到张三的身边。  这时的张三已人事不省,且全身发黑,呼吸很是急促,绿衣不禁吃了一惊,赶紧施展法术为他驱毒,可是无论如何却始终难以奏效。  “唉,只有先控制住情势,可是,可是我从没吻过男人啊!”想到这里,绿衣的小脸一红,但仍毫不犹豫地俯下身子吻住了张三的唇,吐出自身精元连绵不断地输入他的口中,护住了他的心脏。  “走,跟我来,去玉兔宫!”绿衣冲斧子点点头,然后抱起张三往前疾跑,斧子倒也听话,紧紧跟在她身后。  “婆婆救命!”来到玉兔宫,绿衣直接闯了进去。“怎么了?”一个仙女模样的女人从内室走了出来,一眼看到她怀里的张三,冷冷地道,“抱个死人回来干吗?”“他没有死,而且我已用精元护住了他的心脏!玉兔婆婆,你快救救他吧!”  “是吗?他是你什么人,值得你这样去做?”“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绿衣于是将今天的遭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哦!这样说来,他便是开山神斧的主人了?”玉兔婆婆瞧了瞧跟在绿衣身后的斧子颔首道:“好吧,我可以救他一命!不过事成之后你必须叫他帮我们个忙,否则到时毒发身亡了,可别怨我见死不救啊!”“婆婆放心!”绿衣微微一笑,“不就是要他消除黑蟒对我族的威胁吗?这个简单啊!”  “怎么这样说?”玉兔婆婆愣了一下。“因为雪莲公主为了他被黑蟒困在地下两千多年啊!”绿衣神秘笑道,“我们只须将此事的真相让他知道,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借他的‘前缘镜’一照,不就成了吗?”“好!这主意不错!就这样吧!”  “来人!”玉兔婆婆命人将张三放在软榻上,塞了颗丹药在他口中,然后伸手按住他头顶的百会穴,运起了法术,但见张三全身由黑泛紫,由紫转红,一盏茶之后,出了一身大汗,便逐渐恢复了正常。“好了好了!”玉兔婆婆拍拍手,“我已经逼出了他全身的毒气,但他受伤非轻,十二个时辰之后才能醒转过来。”  “多谢婆婆,多谢婆婆!”绿衣高兴得跳了起来,玉兔婆婆笑道:“你高兴什么啊?该不是看上了这小子动了凡心吧?”“没有,没有!”绿衣一笑。“还嘴硬呢?”玉兔婆婆脸一沉,绿衣嘟囔道:“还不是婆婆教我的呀!你当年为了唐三藏不也偷偷下了广寒月宫吗?再说现在时代不同了,开放了的嘛!”“什么?”玉兔婆婆敲了绿衣一下的头,“臭丫头,就知道戳婆婆的软肋啊!”  “婆婆,不好了!”突然,一只小胖兔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啪地跪在玉兔婆婆面前。“小胖,怎么回事啊?”玉兔婆婆严厉的目光扫了过去。“眼镜蛇带兵包围了玉兔宫,说什么我们如果不交出杜匠作,他们便要血洗玉兔宫,杀我们个片甲不留,还说……”小胖欲言又止,胆怯地看着玉兔婆婆。  “还说什么?但说无妨,我不会怪你的。”“他们还说要把我们玉兔宫的兔子统统捉回去,献给他们大王烤兔儿肉吃。”“哈哈,口气倒是不小!”玉兔婆婆冷笑道:“传令下去,叫大伙在广场上集合,我将亲自出马会会这个眼镜蛇!”“是!”小胖转身出去了。  “婆婆,你真的打算亲自去对付那个眼镜蛇呀?”“是啊!”玉兔婆婆微微一笑,“既然人都来了,我难道不能陪他们唱一出吗?”绿衣想了想说:“婆婆,我看还是先让我出去挡一阵子为是,怎么能让您亲临战阵呢?”“放心吧,没事!”玉兔婆婆在绿衣耳边低语了几句,笑道:“你只需按我的吩咐去做,保证大挫他们的威风!”  “死兔子,你们的老骚货婆婆怎么还不出来?”眼镜蛇大声喝骂道,“再不出来我可得拿你们这些兔仔子开刀了!”“你性急什么?”玉兔婆婆从天而降,冷冷地盯着眼镜蛇,“想死啊?”  “见到你这样的大美人,能不性急吗?”眼镜蛇哈哈大笑,“玫瑰花下死,做鬼都风流!能死在玉兔婆婆你的手下,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何乐而不为?你来呀!”说着伸了伸脖子。  “那好啊!”玉免婆婆身法好快,也没见她怎样欺身作势,人已到了眼镜蛇身边,啪啪就是几个大耳刮子,“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耶!敢戏耍本宫?小心我剥了你的皮!”“哈哈!好——好——”小兔仔们齐声喝采,掌声雷动。  “臭婊子,你敢打我?”眼镜蛇又羞又怒,呼地一拳奔对方小腹击至。“来呀!”玉兔婆婆身形一晃之下,不但躲过了来势汹汹的一招,而且已退回兔阵,波澜不惊。“好!不错!果然是高手!我走眼了!”眼镜蛇冷笑频频,“不过,得看你这些兔子兔孙,挡不挡得住我的虎狼之师!”说到这里,他手一挥喝道,“上!杀无赦!”顿时,他手下兵将一声呼啸,手执大刀阔斧一齐冲向兔群。  “来得好!”玉兔婆婆跃起身形,双手一挥之下,立时便在兔阵之前布下一道袖墙,“要想伤我族人,就得先过老朽这关!“哈哈哈哈!”眼镜蛇一阵狂笑,“凭你两片袖叶,便想挡住我等去路,未兔也太小觑我龙族了吧!弟兄们,放箭,我就不相信强弩之始不能穿她的皮毛!”  玉兔婆婆面对敌人的强弓硬弩毫无惧色,但时候一长终有力竭之时,她想到此处立即高声叫道:“孩儿们快退,我已经招架不住了!快!快!”“唉呀,不好!婆婆不行了!快跑啊!”领头兔将知道玉兔婆婆的用意,立即带头逃窜,登时,数千兵马作鸟兽散,顷刻间跑了个无影无踪。  “呵呵!独木不成林,我看你还能支持多久?”眼镜蛇得意一笑,“玉兔仙子,我劝你趁早投降为好,否则到时可悔之晚也!”“什么?投降?”玉兔婆婆冷笑道,“我还不知道投降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呢!”“那好!可别怪我了!”眼睛蛇随即命人加强攻势,万箭攒射之外又是刀砍斧剁,一时间威力大增。  “臭婊子!先让我还你两巴掌吧!”眼镜蛇见有机可乘,立即纵身而起,右手挥出,便想报一箭之仇,不料,玉兔婆婆突然撤回法术,左手回圈,啪啪又是两记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玉兔婆婆嘻嘻笑道:“凭你这点微末道行,便想打我?你不觉得太嫩了点吗?”言毕,身形一晃,已然不见,只远远地传来一阵笑声。  “臭婊子,我今天若不毁了你的玉兔宫,将誓不为蛇!”眼镜蛇两番受辱,不禁气极败坏,一声狂嚎:“追!”带领部下风卷残云般奋起直追。他们转过一个山头,便看见一群兔子慌慌张张地跑进一个山谷,登时精神大振,“杀啊!”立即一鼓作气杀了过去,可是当他们冲入谷中,却不见半个人影,都是十分诧异。“糟糕!我们中计了!”眼镜蛇眼珠一转顿时醒悟,连忙叫道,“快!快退!”  “眼镜蛇先生!我们已在此恭候多时了!哈哈哈哈!”就在此时,突听身后传来两声巨响,谷口已然被封死,随即山上一彪人马闪出,为首的大将不是别人,正是玉兔宫总管绿衣大小姐。  “臭丫头,有本事就放本帅出来,我们真刀实枪地决一死战!耍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好汉啊!”眼镜蛇见自己被包围在谷中,不禁气得哇哇怪叫,立即命手下的从山下往上反攻。  “呵呵呵呵!你们就认命吧!”绿衣突然将手中小旗一招,“放雄黄烈火弹!”顿时,四面八方炮弹一起落向谷中,炸得蛇族人仰马翻、皮焦肉烂,数千兵将顷刻间灰飞烟灭。    三  “启禀婆婆!我们已将眼镜蛇一伙消灭了!”绿衣回到玉兔宫立即向玉兔婆婆跪报。“知道了!”玉兔婆婆点点头,“不过据探马来报,又有大批敌人向玉兔宫开进……”“啊!这可如何是好?”绿衣腾地站了起来,玉兔婆婆当机立断:“走!狡兔三窟!马上从后山转移!”  话说玉兔婆婆将一切安排停当后,随即领人从后山出来,向另一个秘密洞府出发。“呵呵呵呵!你们还想走吗?”不料他们走出不远,便听前面一声炮响,一队人马闪了出来,玉兔婆婆吃了一惊,抬头一看,只见对面一人缓步而出,呵呵笑道:“玉兔仙子,您好啊!本大王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好狗不挡道,挡道非好狗!”玉兔婆婆冷哼道,“我们的黑蟒大王什么时候成了剪径强人啊!”“仙子言重了!”黑蟒摆摆手,“我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只要你交出杜匠作,我们马上便打道回府,决不为难仙子!”  玉兔婆婆道:“要是我不交呢?”“不交嘛?呵呵,那我们就只有用武力解决了!”“好!胜者王侯败者寇!我奉陪就是!”玉兔婆婆飘然而出,“请!”  “哈哈哈哈!就怕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啊!”黑蟒微微一笑,“你看清楚了!”说着令旗一招,就见四面山头上冲出无数人马,顷刻间已将玉兔宫人众围了个水泄不通。  玉兔婆婆一见情势不对,立即将手一挥,兔群随之由四方阵转变成罗圈阵,老弱病幼者居中,而精兵强将已然自动闪出,一圈圈的围在外面,一手持矛一手持盾,个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大有决一死战之无畏气势。  “不错!果然有大将风度!”黑蟒点点头,“不过,我就不明白,仙子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怎么可以断送整个兔族的命运呢?可惜可惜啊!” 共 1144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节目

下一页:河水清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