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村长心里还在想

2020/05/22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摘要:村长心里还在想,谁这么有眼色,真是及时雨,抬头一看,正好与那人的目光相对。不知道该给喜凤喝,还是给自己喝,润润喉咙和肠子。耳边只有一个

摘要:村长心里还在想,谁这么有眼色,真是及时雨,抬头一看,正好与那人的目光相对。不知道该给喜凤喝,还是给自己喝,润润喉咙和肠子。耳边只有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下忙完了,还不快点回家喝醒酒汤。” 七月,山村的夜,静悄悄的,夏季早晚也是温差较大。偶尔会有几声蛙鸣,打破寂寥和静谧。夜风吹在脸上,不热也不冷,倒还惬意。今晚这月亮也是作祟,躲在云层里,不出来。估计是偷懒或者是耍脾气罢工了。
一个粗壮的影子,在暗淡的夜光关照下,显得粗短,又跌踉踉跄跄的。
晚上,村子里的人纳凉都在自家院子里,或者几个妇女聚集在一起。说上一阵子家常,基本上就是“东家长,西家短,老王家摔了个大老碗”的琐事。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喜欢早睡,少有窗户里透出昏黄的灯光。可是有人却像夜猫子一般,忙活的很。
村长今天迫于应酬,不得已,便处于饮酒作陪状态,自己也不知喝了多少,反正回来的时候,已是酩酊大醉,东倒西歪的,嘴里是不是的还冒出几句酒曲来。
村长年纪四十来岁,进入不惑之年,但是还一心想再往上爬。经常到县城区开会,这思想还比较开放点。虽不能完全与时俱进,但也没被时代潮流淹没。额头上的皱纹,也悄然爬上来,唯一能体现身份的就是那凸起的将军肚,一看就是个吃货。
有别的村子的村长说,他是个典型的吃货,不管何种食物,都能入口。本着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的原则,混的是肥头大耳。当然不排除对垂涎三尺的高级食物的钟爱,但是碍于老婆的情面。
说起他的老婆,那可是当时村子里最早的万元户的千金,比起他小个五六岁,皮肤黑,可这脾气也不一般。
走近院子大门,咚咚咚的敲门。
“谁啊?”里面传出来一个女人的询问声。
“我!”村长回答的很干脆,也很真实。
村长在村子里向来做事不真实的,欺上瞒下的水平,那绝对是一流水平。要不,怎么在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平头老百姓,混到了村子的掌门人。
里面的女人听出来是自己男人的声音,就披上衣服,出来开门。看到村长站立都困难,便伸手到村长的臂弯里,搀扶着进屋。嘴里抱怨,“喝不了那么多的酒,就别逞能,看你都成啥熊样了?”
村长的神志还算清楚,闻言,心中不悦,便抡起胳膊,甩开老婆,歪歪倒倒的辩称,“谁说我不能喝了,谁说我不能喝了,你敢说是熊样?哼!”
不愿意让老婆扶了,自己却头重脚轻,东倒西歪的往住房走去。
这村长家的住房,虽然说在乡下,可是功能性房间还是很齐备的。厨房、卫生间一应具备。
他先进了客厅,卧倒在沙发上,鞋子未脱,把脚架在沙发沿上。老婆紧跟着进来,给了杯蜂蜜水,端到跟前,说是解酒。可是村长却说自己没醉,便倒头大睡,鼾声如雷。老婆见状,甩手进屋去了。
村长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大觉,醒来觉得胸口难受,胃里是翻江倒海,很难受,本能的想呕吐。但是还知道跑到门外面去吐,去卫生间麻烦,直接跑到大门外呕吐,这样畅快。
按照他刚冒出来的想法,便付诸实施了。一堆污秽,便躺在了大门外。接着他又去睡,这回睡到卧室去了。
“往里面睡。”说着,就把老婆用胳膊肘子往里面推了一下,然后便和衣而睡。
次日,起来,头发乱成草窝,老婆在厨房里做饭。他喜欢到门外面先呼吸两口新鲜空气,伸个懒腰,吼上两声,再转身进屋来洗漱。老婆已经习惯了他的模式,也就没理睬。
谁知,在他吼叫完之后,接着便是一阵子咒骂:“谁这么缺德,拉到我家门口,别让我逮住了,兔崽子。”
恰好村子里的小昭和几个六七岁模样的孩子要去上学,背着书包过来了。村长的眼睛不知怎么了,就瞪着好大的眼珠子问,“你们几个兔崽子,谁这么捣蛋,在这随地大小便,还故意放在我家门口。小心我告诉你老子去,信不信打得你屁股开花。”
在村长看来,他的洞察力是一流的,不会错的。所以才敢斩钉截铁的说出刚才的那一番话,从不认为是假设的。
对面几个小孩子,平时就害怕村长那张黑黢黢的脸,现在听他发脾气了,心中更是害怕。还没走到跟前,转身就从他家门前百米远的小树林里逃跑了。这下,村长更加确定就是小昭所为。
嘴里一边骂,一边往院子里走。老婆端着菜往客厅里走,问道,“你大清早的骂谁啊?”
村长听罢,这下来劲了,指着门外,瞪眼,高声,“小昭那个兔崽子,拉到咱家门口,刚才看见我跑了。”
村长老婆明白了,原来是说大门外的那堆污秽之物,便没吱声,把菜放下,然后出来对他说,“你还记得昨晚你干什么去了?”
村长挠着头,对答,“喝酒去了。”
老婆启发了一下,便只管进屋去了。村长洗漱的时候,觉得咽部不舒服,咳嗽了两声,便卡出一点东西,唾了出来。恍然间,他明白了点什么,原来自己就是那兔崽子。但是村长跟曹操差不多,知错不认错。
进了客厅吃饭,嘴里还在说,“我吃晚饭,得去找那兔崽子。”
一旁的老婆仍然不语,只是一会拿了一把扫帚出来,递给村长,“就是应该好好收拾一下,看那兔崽子长记性不?往人家门上拉。”村长的黝黑的脸,看不出羞愧的红色。
不说惧内,但也觉得既然老婆没责怪自己,那就去打扫了。刚提着笤帚和铁锹往大门外走,忽然,一阵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
“村长,村长,快来看看,喜凤昏过去了。”
喜凤,是邻家王庆林的媳妇,模样俊俏,平时也是不爱说话。这次,可能是中暑,才昏了过去。村长,作为掌门人,又是邻居,现在知晓了,自然得过去看一下情况。
“走!快走!”那人催促的紧。
村长老婆不疾不徐的跟在身后,虽说就仅有一墙之隔,但是她却不喜欢喜凤。但是碍于“远亲不如近邻”的情面,还是过去一趟。
“怎么还站着啊?人都这样了,还看热闹呢?”村长一进喜凤家,就大声嚷嚷,跟前围了几个人,都束手无策。他这么一说,几个青壮劳力,但是伸手来让大个子背到村诊所。
“快去诊所。”有人说。
喜凤的男人在外面打工,家里的庄稼都顾不上回来收,只是寄钱回来。有人说,她男人不要她了。可喜凤不信,继续坚持做留守女人。她要照顾两个娃,还有一个公公。活计多了些,可能中暑,也可能杂务繁重,累倒了。
村长接过话茬,“人都这样了,背到诊所还来得及吗?”
众人不语,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脸上。“好了,我来,谁叫我是村长呢。”说罢,便俯身,给喜凤做了人工呼吸。说来也怪,这效果甚好,喜凤的脸动了一下,跟前的人都惊呆了,有人把水已经递到了跟前。
村长心里还在想,谁这么有眼色,真是及时雨,抬头一看,正好与那人的目光相对。不知道该给喜凤喝,还是给自己喝,润润喉咙和肠子。耳边只有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下忙完了,还不快点回家喝醒酒汤。”
身后却有人质疑,“哦,村长的酒没醒啊?”
接着便是一片不高不低的笑声,保证能让村长两口子听见。

共 25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极讽刺意味的小说!村长,四十来岁,一门心思往上爬,经常像夜猫子一般忙活的很,在村子里向来做事不真实的,欺上瞒下的水平,那绝对是一流水平。可就是这样的一位村长,睁眼说瞎话,做了错事不承认,喝醉酒不要老婆扶,自己拉屎到家门口嫁祸小孩子,隔壁留守妇女喜凤突然“晕倒”,大家建议送诊所,他接过话茬,“人都这样了,背到诊所还来得及吗?”还大言不惭地说,好了,我来,谁叫我是村长呢。”随后便给喜凤做了人工呼吸,喜凤出奇地醒来了……村长是真醉还是假醉?喜凤是真的晕倒了吗?身后却有人质疑,“哦,村长的酒没醒啊?”哈哈……此言意味深长啊!看罢此文,忍俊不禁又拍案叫绝!掩耳盗铃的做法能欺瞒多久?要问他们自己。一篇短小精悍的小说,值得细细品茗!【编辑:一米月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29 5】
1 楼 文友: 2014-04-29 12:48: 5 语言幽默风趣,又有讽刺意味,欣赏!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4-29 14:22:02 这样的村官,不是少数!
2 楼 文友: 2014-04-29 12:50:01 为民当官却欺上瞒下,确实让人可恨又可笑!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4-29 14:2 :04 欺上瞒下,是某些人惯用的伎俩。呵呵!谢谢一米编辑鼓励!
 楼 文友: 2014-04-29 12:51:00 感谢清风淡雅赐稿荷塘月色,你的精彩,荷塘的骄傲!
回复  楼 文友: 2014-04-29 14:2 : 承蒙一米不弃,淡雅定当努力!问好!
4 楼 文友: 2014-04-29 19:18:05 祝清风淡雅在荷塘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5-04 08:41:18 谢谢天龙社长关注!
5 楼 文友: 2014-04-29 19:46: 9 恭贺清风淡雅佳作斩获精品!!荷塘有你更精彩!!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5-04 08:42:21 谢谢天龙社长的鼓励!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5-04 08:42:2 谢谢天龙社长的鼓励!
7 楼 文友: 2014-04- 0 08:1 :16 这下忙完了,还不快点回家喝醒酒汤。 身后却有人质疑, 哦,村长的酒没醒啊? 接着便是一片不高不低的笑声,保证能让村长两口子听见。欣赏问好!
回复7 楼 文友: 2014-05-04 08:41:50 谢谢弦的关注与支持!
回复8 楼 文友: 2014-05-04 16:28:14 谢谢弦的鼓励和支持!
9 楼 文友: 2014-06-04 15:24: 9 好文,幽默风趣,又有浓浓的乡村故事情结,欣赏,拜读
回复9 楼 文友: 2014-06-04 16:16: 谢谢友友的支持和鼓励!你的来访,让淡雅更高兴!欢迎常来【荷塘】,问好!成都银康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常吃什么能预防经间期出血
益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孝感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九江白癜风医院
庆阳白癜风医院
河池治疗白斑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