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以下是圆桌现场讨论实录由亿欧整理供业内人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物联从一个很大很空泛的范围逐渐被应用到各行设备、终端和技术中,但是技术和行业、市场接受新鲜事物需要时间,不断转变也在验证趋势。

【编者按】物联从一个很大很空泛的范围逐渐被应用到各行设备、终端和技术中,但是技术和行业、市场接受新鲜事物需要时间,不断转变也在验证趋势。

12月7日,在上海国际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上海市黄浦区金融服务办公室、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共同举办的“2016外滩金融-上海国际股权投资论坛”上,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上海物联中心副主任郑春雪,涂鸦科技联合创始人杨懿,Ruff南潮科技创始人厉晹共同探讨了为什么发展物联以及目前物联在中国的发展的现状。

以下是圆桌现场讨论实录,由亿欧整理,供业内人士参考。

章苏阳:现在我们讨论物联,事实上在这之前物联有关的话题10年前就有了,我一直不敢讲物联,包括无锡想做一个中国物联中心,这个诉求并没有做到,这10年我从来不讲物联有关的话题,我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

今天为什么我请大家一起来讨论这个话呢?我感觉到有这个戏了,现在基本上有这么一个基础了。我们从5G的角度来说,5G有一千亿的地址,世界上每个人两个号码140个亿,还有860个亿是给谁的?给设备的。现在很多人说从BAT或者什么地方来了大量的流量,流量的口非常值钱。当物联来了之后,你有很多入口。将来这个入口会变成一个非常分散化,造成了你现在主要的一些入口就变成了不是价值很大的入口,这是一些重大的变化。

今天我们来讨论物联涉及到跟技术有关的东西,从去年年底开始,这个风向变了。原来主要是投O2O、电商、游戏这些东西,到今年开始风口有一点变了,你再说搞一个电商的,一般的电商的,O2O的我估计没有什么人干了。现在一下子变到了更多是以技术推动的投资的方向,今天讨论我们跟这些东西都有关系。

四位嘉宾每个人花一分钟把自己的情况跟大家介绍一下,以便于大家可以来了解和探讨。

李宏玮:大家好我是纪源资本的合伙人李宏玮,我们资金掌管38亿美元,2000年开始跨中美以互联和技术为主的风险投资多阶段的进入,同样的团队看美国和中国的投资,16年来从投企业服务到电商,投资阿里巴巴、去哪儿、YY还有跨境电商也是我们的板块。近两年主要看物联或者智能硬件,智能出行到机器人领域也投了接近15家企业,在这个板块里面儿童(音)投资的额度接近2亿美金的阶段,我特别赞同章苏阳说的以前VC在国内更多投资商业模式,以市场为基数的商业模式。

在往后,技术对整个创新的商业模式反而会更重要,在全世界可以联的新世界里面,有一个报告是说10年后每一个消费者都会有接近平均十件物品是联的。当然今天你说我有两个联,我的笔记本联,智能穿戴联,我的家庭小米的路由器也是联的。

每个人联的物件有超过10个以上的时候,我们谈的更多是大数据的业务,你有这么多数据,而且是个性化的数据,里面衍生出新的商业模式,从服务体系来说,包括新的商业模式来说,肯定有比较大的商业空间,后面我们再展开,这是我们很重要的投资方向。

杨懿:首先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叫涂鸦,产品叫做涂鸦智能,我们自己的定义叫做全球化一站式产品智能技术服务平台,简单讲的话东西很简单,现在我们讲物联,具象的可能是智能硬件,智能家居的企业,所有制造企业会把物品智能化的技术。

传统企业把以前的产品给我,把他想智能定义的东西给我,比如某个粮食品牌的产品智能化产品做得很好,我想做成这样,硬件我已经做完了,我们可能用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交给他一个产品,硬件按照他的来已经带了云服务,带了使用的软件,带了上的APP,所有感应和大数据平台,整个产品交还给他,这个产品可以马上投向市场,而且是全球应用的。同时还可以匹配国内品牌销售的渠道和国内电商渠道,以及海外OEM作为客户的渠道,涂鸦核心做的是这个事情,我们为什么切入这个行业以及更多的我们后面再阐述。

厉晹: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叫做上海南潮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大家可能对我们做的产品Ruff略有耳闻。物联这个行业发展到现在,章总说地球上有将近70亿人,现在物联设备不算和PC已经有70亿的设备了,这些设备都被连入络,每天还有550万的设备被连入络,为什么我们还是没有感觉到物联?只是章总觉得蠢蠢欲动但是没有完全爆发起来?

因为我们衡量一个产业是否爆发,很多时候不只是这一点,大家人手一部2000年初就有了,但是移动互联爆发是2010年以后,移动互联爆发的标志是应用起来了,所以物联爆发的标志一定是被大量应用起来,进入我们的设备。现在我们联的设备很多,但是相应应用比较少。

我们做操作系统的目的就是要把物品,我们联的物,不光是连上,而且和应用连接起来,才可以被赋予能力有创造的价值。为什么需要这样的操作系统,现在的物和应用连接起来非常困难,软件互联是通过一些标准协议的,和硬件技术互相是封闭的,如何打通硬件和软件之间相结合的事情,这是我们Ruff具体做的事情。

你感觉现在物联行业有哪些痛点?

厉晹:大问题是物联设备种类非常多,硬件非常碎片化,太散碎。

燕山石化这家公司,就他一家公司有71套生产设备,里面涉及1300多个品牌。它的IPC有30多万种,这些设备如果想要全部被连入络要做的工作量特别大,每个设备的定义规格都不一样,目前不能和ATP的络进行对接,固然上了ERP可以把人连上,但是机器要联的时候接口不对不统一连不上。

第二个问题是通讯标准太多,完全不统一。

到处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协议,现在我们常用的Wifi、蓝牙。拿蓝牙来说,大家知道蓝牙有两种基础的蓝牙,两种协议是不兼容的,工业里面更多。以太,85433各种奇奇怪怪的私有协议,协议之间不能互联互通,导致我们的络是群雄作战。

第三个痛点就是物联的络环境可能非常复杂。

比如你刷门卡和门禁做指纹识别,你在本地,当你推开门把灯打开,你就是在一个本地局域,还有一些数据要连上云端,即便连上云端还要分公有云和私有云,一个应用开发者要开发一套应用之后,他会发现应用不同的逻辑处在不同的节点,不同的关,不同的应用环节里面,对于开发人员要求你不光懂得开发还是一个非常好的运维还是一个非常好的络专家,这就造成了现在很多企业有能力做一些应用开发,但是没有把这个项目具体落地,互联项目很多都在喊的阶段或者小规模小范围可以实践,并没有大规模被应用起来。

章苏阳:我请教一个问题,那么繁多的协议,原来在一个区域的物联,当年我也看到很多东西,很多功能没有办法看。明年蓝牙5.0出来之后,能不能替代一部分东西?在一个小局域情况下?

厉晹:一定领域上有可能,但是一个技术应用体验做到更好,需要一个周期,没有那么快,但是未来我很看好。

章苏阳:下一个问题问一下杨懿,你感觉做一个跟物联有关的企业,目前不去说特别大的公司和研究机构,作为咱们骨干基层为物联做出贡献的公司,目前现状是怎么样的?

杨懿:现在我们更愿意把中国的物联公司归结于,制造厂商现在的现状,如果不是像郑主任这样几十年研究下来的企业祭奠,大部分企业是没有原生核心的技术实力。物联这个产品看起来很好,2014年到现在行业是外热内恼,所有都在推,中国要往新产业方向要走,但是落地非常难。

物联一旦要把硬件物联化之后,大部分的东西不是单机版的,用的语言完全不是之前的制造企业所能够掌握的技术能力,要想做产业转型碰到的门槛,我之前没有任何技术积累和沉淀,如果我要做只有两种选择,从头做起,意味着我要单独招募团队组建部门,可能需要比较长周期的沉淀。

国内的龙头企业像海尔、美的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做了几十年,投入上百年的团队,十几年的沉淀才可以出来一点结果。大部分企业是不能承受的。第二很多很有理念和勇气的企业家,他们说我从现在开始投,从现在开始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但是的难点很尴尬的来了,因为大部分是互联技术,制造企业招互联人才非常难。我们创始团队是来自阿里云,这对人才价值呈现来说是不符合规律的。

章苏阳:目前整体流动就是这样的情况。

杨懿:不是钱不是投入的问题,没有办法流动。

章苏阳:当年柳传志早ERP在中国没有普及的时候,他说过“不上ERP等死,上ERP找死”。物联对于一些企业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

杨懿:我们就有客户碰到这样的情况,上市公司组建非常大的团队,投入也非常大,用一年两年时间做出代产品,但是投放市场效果不是很好。一个技术从开始到成熟需要时间,如果自己没有经验积累,代产品很可能是先烈。

这个研发周期特别长的时候,从先烈过渡到成熟产品要三四年以上,很多企业是没有办法承受的。我们认为在中国物联行业业态需要发生改变,以前业态是纯硬件方面的业态,可能上游是模具芯片厂商,未来一定是物联相应的业态加入进来。物联行业如果要发展的话,世界是平的。

平至少有两个维度,个维度是物联特别是软件和云相关的技术门槛是平的,能够有更多企业不需要招募专业的人才或者不需要更多的积累能够介入这个行业里面来。第二个是成本一定是平的,在2014年的时候,任何一个硬件类型的产品,想被智能化,基准的硬件成本要增加一百块钱以上,导致很多行业没有办法动。现在我们做出来的产品,每个产品智能化成本只需要十几二十块钱,市场可以容纳加上技术可以进来玩的时候市场可以爆发起来,一定是供方推动市场。

章苏阳:因特尔的公司会来干这一行,传统企业一般不会有玩家,语言不一样。

杨懿:我们叫从业者或者行业内部者。到这一块我们会发现某些行业可能就动起来了。我们看上一代是智能,智能真正开始爆发的时候,一个是苹果开始交易市场,所有人觉得被智能化之后带来的体验是不一样的。第二个是开始有非常多新生智能的品牌和厂家介入到市场开始推行市场的时候,把这个市场翘起来了。我们认为物联的市场翘点也会在这个时机上。

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发展物联?

郑春雷:从国家层面上来讲,更多要实现对资源资产进行管理,对于一个企业来讲,原来依赖人的ERP或者整个智慧工厂,是不是可以像几年前交通部推过在造船企业推过一个可视化工程,希望达到把人员和功能都管理起来。大家不知道有没有接触过造船的企业?造船的企业浪费到什么程度?造船的时候有一个电焊机,焊好之后船交付的时候是没有人愿意把电焊机搬下来,直接扔到海里面去。再造船之后再买,如果这些资产都可以管理起来,效率可以有一个提升。

技术和各方面管理需求的提升上会有这些推动,同时刚才各位都谈到物联的发展,为什么到了今年或者去年的时候开始发力?其实从2009年在无锡见完总理,我们在2010年,物联在政府和各方推动下,中国概念会迅速被炒烂。2012年我出来开会就不敢说我是搞物联的,一坐下来人家就说忽悠又来了。

现在大家回想来看几个产业,一个是汽车产业,也不能叫做汽车就是交通出行。现在的阶段相当于汽车刚出现跟马车进行抗衡的阶段,对应整个产业发展阶段来讲在物联上,现在阶段是大家忙着造计算机的阶段,甚至造一点对讲机甚至DCS的控制。到了我们把整个因特推动起来,整个络互联,所有计算机上去之后,这个时候是整个物联发展的第二阶段。第三阶段才出现了百度搜索、淘宝。

真正的物联的企业,我们判断应该还在5年甚至10年以后才会出现。很多东西前端传感采集信息的成本太高,络的覆盖度没有上来。所谓的智能化,现在常常只是远程的控制,像刚才讲的给狗通风的事情,2013年很多地方搞智慧照明,一定要把照明放到上面用APP控制一下。

李宏玮:物联从简单定义来说,就是你把实际的硬件能够联,当然创业者在为供应链、生态链做很多的努力。一个新型的把硬件拿到上去要可以做到的事情就是技术的标准化,我们在连之后能不能有共同的语言去沟通,使联的各方面有顺畅的沟通协议可以做到更多控制的系统也好或者指令。

今天这个领域个问题就是技术不够标准化,牵扯到硬件就有量产、供应链、标准化的流程,也在为物联的世界努力我帮任何公司只要有创意我就可以帮它落地,这也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国的生态链各方面也是慢慢从这些角度中国是一个大制造国,从供应链成熟的程度也可以支撑这块。

从一个投资人角度来说,我们怎么看物联,物联只是1.0,简单操控我的灯容易是用语言,关灯就好了。你的硬件要联,第二数据通路要通,第三要智能化,我的数据需要有语言的识别,语意的分辨,包括后面可以操控,把语音操控到实际的信号操控这个事,解决用户的体验。现在的问题是应用场景,用户的体验没有提到完全合适消费者,现在消费者要去学习怎么用硬件去操控,这个应用场景不够透。

李宏玮:我技术很牛,回到家件事你不会把放在身上,放在桌上我就到处走。今天的使用场景是不自然的,以后在考虑创业的创业者,你要想到怎么建立今天从语言的合成或者视觉的合成可以建立其他的技术把用户体验做到傻瓜式,自然化是有机会的。

但是从投资人角度来说这只是1.0,我们在投资布局里面物联当成智能硬件的集合,更多为了采集数据。

我们比较关心的是你采集数据之后,你要改变的是什么。要改变就要有足够的痛点,比如我们刚才在谈出行,大家在谈自动驾驶,其实自动驾驶就是有实际的模型,可以从车里面把人摘掉,这个车24小时而且更安全更有序的操作下,这个模型你可以算到。还有出行怎么用数据的结合改变一个世界。第二个板块我们看的是机器人板块,机器人板块也是一个经济模型,我们把机器人用到仓库、用到医疗、用到教育里面,可以把很多需要靠人力资本做的事情,可能增加三倍、五倍的效率,这是我们在看的一个板块,投资的时候不是1.0,更多是2.0、3.0、4.0的时候可以改变什么真正的痛点。

这块有一些含义对我们社会有什么影响?工业4.0对我们社会有什么影响?可能以后我们不会搞类似的会议可以通过直播坐在办公室或者家,我们可以用直播做业务,从社会的角度可以改变很多交互,从娱乐、从出行线下服务享受,电商大家也在看VR电商,坐在家也可以看到这套衣服我穿得怎么样。你什么都可以看到的时候,其实会有一些社会的问题。下一个五年,十年更多要谈工业4.0之后产生的社会问题是什么?

一个是信息安全,如果大家都知道你在做什么,在哪里,喝什么,穿什么这是很危险的,信息的安全保密性,信息的隐私谁来管?这是国家的事还是个人的事。

会在什么时候消失?

李宏玮:我觉得在下面的年不会消失,70亿人口里面真正有智能的就20亿不到,下面10年主要是会从20亿到40,真正70亿人口都有还需要时间。第二任何所谓的物联,物联的杀手级硬件就是。今天你在上用的功能是硬需求,从通讯用,从邮件到沟通到娱乐,看音乐听音乐,看书,交流到今天为止这还是核心的所谓物联的杀手锏的应用。短期内10年肯定不会,20年,30年之后,所谓物联全物体都可以在络上,在云端的话我们可以不要,芯片可以切入到脑里。

郑春雷:李总的意见是不会消失,很巧我们在做国家2050规划的时候,其中一个观点就是会消失。消失的点在什么地方?自然的交互已经普遍化了,甚至说非常普及。刚才李总讲,可以用语音交互,在这里说可能有很多终端在支持你。但是语音可能会很快实现,科大讯飞已经不用人工翻译,但是智能视频的处理上,这些年的进步非常缓慢。这些技术解决和突破以后,再配合类似全息的显示和交互,有可能会带来一些改变。

长远来看可能会消失掉,但是准确的时间点可能90后可以看到。

杨懿:狭义上会消失,提前的功能是通话,未来可能变成芯片或者随时说话或者心灵感应,只是换了一种形态。广义的是一台移动电脑,可能会被碎片化,可能短信的功能把游戏的功能剥离掉,但是这个需求不会消失到,可能只是转变为不同的产品形态。用到现在这个形态不会消失掉。

章苏阳:人在十几岁之前有一个胸腺的,所以儿童不容易得癌症,胸腺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免疫系统,但是成年以后不知道哪里去了,胸腺承担的功能在哪里不知道,相当于胸腺一样可能转移了,这个也是符合将来IOT的的说法。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网贷行业融资额同比下降83.47%
2009年珠海文创教育A轮企业
七大特征暴露网贷问题平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