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察布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云南锡业董事长雷毅受贿上千万牵出隐秘地产

2019/07/17 来源:乌兰察布信息港

导读

云南锡业董事长雷毅受贿上千万 牵出隐秘地产商_河南雷毅案中的隐秘地产商本报 杜远在“落马”三个多月后,云南锡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

云南锡业董事长雷毅受贿上千万 牵出隐秘地产商_河南

雷毅案中的隐秘地产商

本报 杜远

在“落马”三个多月后,云南锡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雷毅涉嫌受贿案的脉络逐渐清晰起来,资产横跨昆明、安宁和玉溪的地产商姜中云在雷案中的角色浮出水面。

9月25日,云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表决,确认许可对身为人大代表的雷毅采取强制措施,云南省检察院在此间披露,2008年至2013年期间,雷毅利用职务便利,支持和帮助北京国教集团董事长李洪涛、深圳国信证券公司投资事业部经理杨健、香港柏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干峰、玉溪今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姜中云在和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业务往来中谋取利益,收受上述人员行贿款物折合人民币1500万余元、港币85万元。据检方披露,雷毅还涉嫌其他重大犯罪事实。

发家史

10月18日,经济观察报(微博)与姜中云进行了简短通话,当谈及曾帮助他渡过资金难关的雷毅时,这位曾掌控数家房地产企业、开发过三个百万平米大盘的地产商,急匆匆地挂断了,此后就再也没有接听的。

姜中云曾是云南省工程检测及地基基础工程方面的专家,早年曾任玉溪市工程质量检测中心主任,1996年,玉溪市建设局设立了国有独资的玉溪市工程建设监理公司,姜中云任董事长。

2006年,姜中云在昆明下辖的安宁市出资设立了昆明林海云霄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开始在当地投资兴建林海云霄住宅小区,太平镇距昆明市区约20公里,作为昆明的卫星城,当时正渐渐成为昆明市新的人口聚居区和工业开发区。

公开信息显示,以别墅为主的林海云霄项目总投资约5亿元,尚不清楚注册资本仅3000万元的林海云霄房地产公司是如何操作这一项目的,但从这家公司开始,姜中云在昆明及其周边地区的房地产生意开始迅速做大。

2008年8月,姜中云在玉溪市设立了云南今玉房地产有限公司,2011年初,姜中云又取得昆明西山土地房屋开发经营集团有限公司(西房公司)的控制权,至此,姜中云在短短五年内拥有了至少3家房地产公司,业务横跨昆明、安宁和玉溪三地。

姜中云掌控西房公司的过程颇为蹊跷,经济观察报掌握的相关法律文书和信托计划推荐书显示,西房公司原为昆明市西山区下辖的国有企业,2003年12月,该公司经西山区人民政府批准进行了国有企业改制。

2004年,昆明西房公司取得了昆明市五华区海源居委会一块面积为340亩的土地(土地证号昆国用[2004]第01774号),尔后“捂地”至2011年初。2010年,原为西房公司职工的32位股东甚至以公司隐瞒这块土地资产为由将西房公司告上法庭,但此后又撤诉。

2011年初,姜中云掌握西房公司的同时,这块340亩的土地也被其收入囊中。

曾因诉讼与姜中云打过交道的律师吴飞(化名)告诉经济观察报,姜中云“背景很深”,这位律师曾因诉讼到当地工商部门办理与姜中云公司相关的事宜,但一个很普通的手续很久都办不下来,当时他就觉得姜不简单。

资金链

和众多中小房地产商类似,姜中云的地产生意在逐步壮大的过程中也遇到了资金不足的难题。

2009年9月,在姜中云起家的玉溪市,其控制的今玉房地产公司以8.1亿元的价格通过招拍挂取得玉溪市红塔区玉溪大河以北的310亩的土地。

2011年2月,姜中云控制的林海云霄房地产公司以5900万元的价格,通过招拍挂获得安宁市县街集镇、安宁市太平镇共计78亩的土地的使用权。

这是姜中云涉入地产生意较大的两笔现金流投资,也正是在这两笔投资后,姜中云开始频频通过贷款、信托等途径进行融资。

2010年10月,今玉房地产将玉溪市红塔区玉溪大河以北的土地抵押给广东发展银行玉溪分行、中国工商银行玉溪分行,该土地抵押额为4.8亿元。

2011年4月,姜中云以实际控制的昆明西房公司90%的股权作抵押,通过中融信托,发行了5亿元的信托计划,该信托年收益约为13%。

2012年11月,今玉房地产公司又将上述玉溪市红塔区玉溪大河以北的土地抵押给玉溪市商业银行、云南国际信托,按该土地的抵押值,今玉房地产可获得约9亿元的资金。

由此,姜中云的地产生意开始急速膨胀。

据玉溪报道,2012年11月,云锡集团下属的云锡地产入主今玉地产,当时,两家公司的高层领导表示,将携手打造“玉溪大盘”玉水金岸。

根据该楼盘的宣传材料,玉水金岸位于玉溪大河旁的聂耳音乐广场对面,占地310亩,是一个集购物、休闲、娱乐、餐饮、办公、居住为一体的高端城市综合体。在云锡地产控股今玉地产之前,玉水金岸由姜中云的今玉房地产独立开发。

玉溪一位熟悉当地房地产业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透露,在开发玉水金岸过程中,今玉房地产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导致该楼盘一度有烂尾的风险,云锡地产的介入可以说是让今玉地产“起死回生”。

云锡集团旗下的云锡地产到底以何种代价入主今玉地产,雷毅和姜中云又在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目前还是一个谜团。

10月18日,姜中云在中对经济观察报说:“云锡地产控股今玉地产是国有企业通常的做法,至于他和雷毅的关系,现在这个时候不好说。”

然而,姜中云的今玉房地产公司,现在已是一片凋敝的景象,经济观察报10月17日探访位于玉溪市安宁路的该公司时发现,公司装修布置颇为豪华,四层楼的办公楼还带有楼顶花园;但二楼休息处的沙发已布满灰尘,整个四层楼大多数办公室房门紧锁,在其中工作的员工不到10人,该公司一位员工说,已经两周没有见到姜中云了。

地产“魔咒”

继2008年云南铜业高管的贪腐窝案之后,雷毅是近年来第二个栽在房地产上的云南省属国企“一把手”,对于云南省属国企而言,房地产仿如一道噬人的魔咒。

2008年12月,包括云南铜业原董事长邹韶禄、云铜股份原副董事长余卫平、云铜房地产公司原总经理汪建伟受贿案宣判,上述云南铜业三高管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和20年有期徒刑。

云南铜业贪腐窝案中,邹韶禄为支持没有资金的某投资公司开发房地产项目,先以云铜集团与该公司投资合作的名义使项目顺利起步,再通过把投资改为借款、收取资金占用费的形式,先后提供2.1亿元给该投资公司独自开发项目获得巨额利润,邹韶禄从中收受贿赂200万元,余卫平从中收受贿赂300万元。

云铜窝案案发后,云南省国资委曾于2009年组织省属企业领导干部近500人观看云铜案例专题案例警示教育片,集体接受警示教育,这其中就有当时已任云锡集团董事长的雷毅。

此后,云锡集团党委又在集团内部组织观看云铜警示教育片100余场次,以“做到了警示教育全覆盖不留死角。”

然而,雷毅还是栽在地产上了。

云南锡业集团一位要求匿名的员工对经济观察报说,云锡集团内部普遍觉得,与云铜的贪腐“窝案”不同,此次雷毅出事有些蹊跷,从2013年7月雷毅被纪委控制之前,公司内部没有任何征兆,事出非常突然,同时,到目前为止公司内仅有雷毅一人出事,而没有牵连到其他高管。

雷毅案发后,外界一些观点认为,雷毅掌控云锡集团后推行多元化经营策略,之后公司又负债又居高不下,这是雷毅出事的诱因。

前述云锡集团员工认为,虽然雷毅在云锡集团力推公司多元化经营,且在其任上云锡集团先后涉足了铜、铅等云锡非传统的业务和房地产开发,但包括云锡集团在内,云南省属国企的多元化经营却主要与云南省国资委的思路有关,并非雷毅一人可以主导。

“国资委要增长、要业绩,像云锡这样的企业业务比较单一,且锡的价格受市场影响波动频繁,雷毅主导云锡涉足铜、铅以及房地产领域并未背离国资委的要求。”上述云锡集团员工说。

10月14日,云锡集团控股的锡业股份发布公司2013年度前三季度业绩预告,该公告预计,前三季度公司亏损将达到9.8亿元至10.1亿元,延续了公司自2012年来的亏损局面。

此前市场就普遍认为,云锡集团涉足并不熟悉的铜、铅领域,进而导致回报不如预期,这是锡业股份亏损的重要原因。

前述云锡集团员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上市公司的亏损主要还是受锡的价格下跌影响,而外界认为雷毅在发展铜、铅业务时因为利益输送的关系选择了品味不高的矿产也不一定是事实。

“现在还能找得到铜、铅矿的矿藏品味都差不多,不能说云锡买这些矿就是决策有‘猫腻’,雷毅出事应该主要还是在地产上,涉及资金量大,‘一把手’又缺乏监督,很难不出事。”这位员工说。

网页功能开发
微信里的微店怎么开
微店怎么上架宝贝
标签